便利贴男孩的幸福生活?遇上爱之孕夫生活番外?遇上爱之孕夫生活 by A.U/阿卡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5 14:08:41 来源:网络整理

你是否正在寻找关于遇上爱之孕夫生活的内容?让我把最高级的东西奉献给你:

13

小说:遇上爱之孕夫生活byA.U/阿卡| 作者:A.U/阿卡| 类别:都市言情| 遇上爱之孕夫生活byA.U/阿卡txt单章节下载

Brian知道陆傲在不好意思,嘿嘿笑两下之後也不再说话,於是两人对看了片刻,就都移步到大厅看电视了,一看,就看到了中午。

曲抒扬回来时,见著沙发上的某人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可再见著另一个人时,眼里又铺上了一层寒冰。

该死的,Brian你最好离傲远一点。

想完,立刻快步走上去,手一扬,把某个看电视看得正入迷的洋鬼子丢到了另一边,自己则代替了他的位置。

诶,抒扬你回来啦,来,喝水。陆傲把手边的杯子递上去,笑嘻嘻的,曲抒扬接过,喝了一口。早上有没有好好吃东西?

啊,吃了。

嗯。那身子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

没有。

肚子有没有

喂喂喂,大冰山你还问上瘾了啊?没事啦,我什麽事都没有,能吃能睡的,呃,再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我离猪这个名词就越来越近了。

曲抒扬盯著陆傲那喋喋不休的嘴,再次笑了笑,而後低下头快速的吻了上去,於是,两夫夫就在沙发上上演了一部激情四射的吻戏,弄得在旁边一直看著的某洋鬼子妒忌得牙痒痒的。

吻够本之後,曲抒扬才离开陆傲的唇,再在沈默了片刻後,他才开了口,说:傲,下午如镜会过来看你。

啥?如镜?抒扬的堂哥?真,真的?我靠,我才不要见,我这样子能见人吗?不吓死人都不错了。搞什麽飞机,难不成这大冰山想让他陆大爷丢脸啊。

抒扬,这没问题?这下连Brian都觉得有些不妥了,傲宝贝这个样子,呃我的意思是,男人怀孕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如镜他早已经知道傲的事了。

陆傲到了现在才知道他怀孕这事已经是弄得满城皆知了,靠啊,他这脸得忘哪里搁啊?妈的,郁闷得他真想哭了,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这麽强烈的感觉自己就是个变态。抒扬,能不能晚点再见?

曲抒扬见著怀里人已经窘迫得眼眶通红了,心一窒,点了点头,嗯,晚点见。说完,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对方的号码。

只是

怎麽了?

算了算了,你之前都答应他现在又反悔,他肯定会不高兴,哎,反正他都已经知道我的事了,只要他不被吓到就好。陆傲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

曲抒扬抱紧陆傲,嘴角那抹淡淡的笑容一直没有消失过。

其实,对於曲如镜的拜访他是完全可以延後的,但不知处於何种居心,他就是想让如镜看得傲怀孕的样子,或许这是他的自私,再或许是要向所有宣告,傲是他,他也是傲的,两人绝对不会分开,当然不会分开的还有他俩的宝宝们。

Brian见陆傲都没有什麽所谓了,也就没有什麽立场去阻止,再说他也是十分的想在见到曲如镜。嘿,亲爱的上帝,您终於是眷恋我一次了。

73(生子,慎)

下午,陆傲坐在沙发上,喝一口开水看一眼门外,而後再这边挪挪那边动动,样子看起来紧张极了,实质上也真是紧张极了。

那个,抒扬啊,你的堂哥什麽时候会到?

十分锺後。

噢,这样啊。呃,他来了之後我要说什麽呢?抒扬啊,要不然我们来想想到底说什麽好?

不需要。

傲,如镜他不会为难你,再说我也不允许,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合法妻子。

陆傲白了冰山面瘫男一眼再扯了扯他的衣服下摆,示意他少说这样令人羞死的话,妈的,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两个男的说什麽妻子不妻子啊,真是的,。

唔,你们继续,嘿,当我是透明的就好。Brian看著陆傲的小动作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了,随即摆摆手。

曲抒扬冷冷的瞥了Brian一眼,哼了声就把陆傲抱在怀里,还不忘吻上他敏感的耳後吃豆腐。

陆傲唉了一声,索性把整个身子都靠过去,羞耻心一时半会儿也不要了。

两人在沙发上耳鬓厮磨了一阵,十分锺很快过去了,陆傲下意识的向门口看去,毫无意外的,一个倾长的身影落入眼底,由於有些逆光的关系,那人的脸部轮廓看得不太清楚,但隐约的可以看出是个美男子。

妈的,曲家人都长这样吗?老天也太偏心了吧。陆傲咬著下唇,忍不住的在心里碎碎念。

曲抒扬拍了拍陆傲的肩膀,即刻站起身迎接,陆某人回过神後也想站起来,可还没动作,就被某个冰山男阻止了,你好好坐著,如镜我去接。

妈的,有你这样没礼貌的吗?虽然很是不忿,但也没敢补听话。那,那就麻烦了。

曲如镜踏进大厅的那一刻,视线就一直落在曲抒扬身边的陆傲身上,见著他硕大的肚子他没有一丝的惊讶,有的只是淡淡的忧伤,不过被他掩饰得很好。

所以,从表面看来,曲如镜依旧是一个笑得优雅的贵公子,不过在见到某个洋鬼子时,贵公子有些诧异的瞪大眼睛,然後就是表情抽搐得相当可爱。

你,你怎麽会在这里?当然,这个你指的就是Brian大帅哥。

嘿嘿,我们又见面了,唔,上次真是受你关照了。Brian已有所指的。

曲如镜听到这句浑身震了怯怯的缩了缩肩膀,不知为何,在这个洋鬼子的面前他就是会表现出胆小的一面,还真是见鬼了。

强压下心中的怯弱,曲如镜把视线抽离Brian那欠扁的面部,之後他扬起笑,对著陆傲说:你好,我是曲如镜,抒扬的堂哥。一句问候,又恢复成了翩翩贵公子样。

你好,我陆傲,呃,抒扬的陆傲犹豫了一下,因为不知要用什麽词比较好。朋友?不可能。另一半?怪怪的。妻子,靠啊。唔,是抒扬的爱人。

爱人,多让人羡慕的称呼。曲如镜含著下唇,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傲,肚里的宝宝还好吗?

还好,嘿嘿,谢谢关心。陆傲低头看了看自己硕大的肚子,再摸了摸,不觉间扬起了幸福的笑。

曲如镜淡淡瞥了曲抒扬一眼,之後视线又一次落在了陆傲的肚子上,沈默了片刻,他像似受到蛊惑般伸出手,摸上去的同时他说道:这是抒扬的孩子,真好。

陆傲听著这话心中一凛,心说不是吧,难不成这曲如镜对那大冰山有超乎兄弟的感情?如果是的话,那真是糟糕了。

曲抒扬感觉到陆傲身子的僵硬,搂著他的力道更用力了些。傲,还是坐下吧,站著累。体贴温柔得让旁人忍不住的妒忌。

噢,好的。陆傲朝曲如镜抱歉的笑了笑,便乖乖听话的坐了下来,只是现在的他有些郁闷,不,是相当郁闷罢了。挪了挪身子,顺便不著痕迹的瞪了一眼边上的大冰山。

只是他的这一眼还是被大冰山见到了。曲抒扬摸了摸陆傲的脑袋,在心里无力的笑一下。

Brian看著显得有些呆愣的曲如镜,眯了眯眼,之後便陷入了沈思中。

抒扬,你的宝宝还有多少天就出生了?回过神,曲如镜满是羡慕的对著曲抒扬问道,不过,估计我也快有了。

如镜,你不喜欢就不必勉强自己,曲九那边我来说。曲抒扬冷著声音说。

没有。曲如镜摇摇头。

呃?到底什麽事?陆傲眨眨眼,半句都听不懂。

啊?美人儿快有孩子了?什麽意思?Brian的脸色就如吞了苍蝇一般难看。

傲,可以和你单独说两句吗?曲如镜走到陆傲面前,诚恳的问著。

陆傲有点被吓到,吞了吞口水再看了看曲抒扬之後,点点头,应了声好。

片刻过後,大厅里就只剩下他和曲如镜。那个,孕夫不方便行动,所以方便行动的人就主动的闪吧——

XDDDDDD快HE了

看到有朋友好喜欢曲彻,这个故事完了之後就开写=3=

但是,生子与否纠结中。

74(生子,慎)

曲如镜垂下眼瞧著一脸笑意的陆傲,沈默了好一会儿,背过手,开口道:陆傲,我很羡慕你,呵呵,十年了,自我懂事开始,抒扬就一直在我心里,可到了最後我什麽都得不到。

陆傲的肩膀僵了僵,脸上的笑意也再不觉间渐渐消退,那个,你来见我就想说这些?

你的孩子曲家是不会承认的。曲如镜叹了口气,听不出这句话想表达的到底是什麽意思,是惋惜是嘲讽亦或是高兴?

不会被承认吗?咳咳,其实男人生孩子一般人都不会承认吧?所以,多一个曲家也不算多。

反正他和抒扬两人承认就好了。

嘿嘿,其实不承认也没关系,男人生子啊说出去还会吓死人更不用说是接受了,不过,我只要抒扬喜欢就好。陆傲重新扬起笑,眉眼弯弯的,很是好看。还有,谢谢你爱了抒扬十年,那个,虽然你们的过去我不是很了解,但我知道抒扬他也很爱你,呃,是兄弟爱的那种,靠,要是情人爱的话,我非得把他踹了。

曲如镜听到陆傲的最後一句话,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哈,抱,抱歉,说了奇怪的话,不过说真的,我只要抒扬高兴,不然你以为啊,一个大男人谁喜欢生啊,又不是变态。我啊陆傲话还没说完,痛吟就从喉间蹦了出来。

怎麽了?曲如镜蹲下来,紧张的看著双手都抚上肚子的陆傲。

没,没事,肚里的两只混小子又捣蛋了。陆傲抬起脸笑嘻嘻的,之後又低下头大声呵斥出声:喂喂,我说你们两个别闹了,你老爹我被踢得很疼啊,小心我揍你们。

他们?是双胞胎吗?曲如镜好奇的问,眼睛也直勾勾的盯著陆傲硕大的肚子,他们会听得见?

啊陆傲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过了半秒他才回答道:是双胞胎,一个叫子晨一个叫子曦,唔,他们能听得见。咳咳,他们不仅能听见而且还很识相,只要是感觉到大冰山在旁边的话,就相当的老实。不过,这一点,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真好。曲如镜有些羡慕。

那,那个陆傲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称呼眼前的贵公子。

你和抒扬一样叫我如镜就好。

噢,那如镜啊,刚才你说的你也快有宝宝了,是指?陆傲有意的瞄向曲如镜的左手,并没有看到那一圈代表永恒的戒指。

唔,曲家的人不承认你们的孩子,所以我得找个女人生一个。

靠,你这分明是在强迫自己,你不是爱著抒扬吗?你能找女人?陆傲有点激动的吼出来。

没什麽。曲如镜摇摇头。呵呵,你也别太在意,毕竟曲家有一个继承人也是我的心愿。

曲彻,那曲彻呢?不,不行,曲彻是绝的。那个,你们曲家就没其他男人了?见曲如镜笑得无奈,陆傲差点就爆了粗口。我靠,曲家的男丁也太少了吧,而且还有两个已经去搞同性恋了,一时间,陆傲有些同情起那些曲家的长老们。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曲家的这一本也太过难念了。

唉,如镜,你能接受女人吗?

唔曲如镜认真的思考了下,应道:还好,但是,我也接受不了除了抒扬以为的男人。陆傲,我没别的意思,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不会。自家男人被喜欢没什麽好奇怪的,再说连壁以前不也对我陆傲有意思?所以不算什麽。

那就好。曲如镜笑笑。

如镜,我还是觉得结婚不能玩玩了就算,虽然为曲家生个继承人很重要,但是,我不希望你过得不快乐。这句话虽然从大男人的嘴里说出来很是别扭,但也是陆傲最想表达的。

哎,要是曲家那些老头能接受抒扬的孩子就好了,这样你也不用勉强找别的女人生。我靠,我就不信了,啊,有了陆傲突然笑得贼兮兮的。

嗯?

嘿嘿,据说老人家不是特别喜欢小孩吗?那等我生下子晨子曦了後就拽著他们俩去见那些老头子,靠的,我就不信抒扬的儿子能让人讨厌。所以,你现在也别急著去找女人,一切等我生下来後再说。虽然不能打包票会接受,但是总比不试好吧。

哼哼,儿子们啊,到时你们得给傲老爹我争口气啊。

曲如镜愣住了,过後才忍不住的笑出来,我终於知道抒扬为何只倾心你了,你很善良。

呃,被情敌称赞还真是奇怪,不过,挺受用的。陆傲眨眨眼,脸上的笑也更欢乐了。

好吧,就听你的,等你把宝宝生下来再说。

那,你要不要也住这里?

那洋鬼子很寂寞啊,得找个人陪陪他。当然,後面这句陆傲没敢说出来。

曲如镜思考了好一会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反正换个环境换个心情也好,其他事情,再说吧。

陆傲达成目的,眉眼笑得更弯了,然後他再一声喊,另外的两个男人又闪了出来——

预购结束,感谢支持的朋友=3=

75(生子,慎)

傲,什麽事这麽开心?

曲抒扬走到陆傲面前,伸出手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表面上虽然冷冰冰的一副面瘫样,但仔细看的话,却能看到他眼底的温柔。宠溺意味浓厚得很啊。

噢,那个啊,如镜他也要住到这里来。陆傲摸摸鼻子,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自作主张有些不妥,那个,要是抒扬不乐意的话咋办啊?呃,还是问清楚好了。抒扬,你把头低下来一下。

曲抒扬半蹲下来,头微微前倾,瞪著陆某人的悄悄话。

抒扬,我让如镜住下来没关系吧?你会不会不高兴?陆傲把嘴巴凑上前,边小声的问著边瞄向的另一边的洋鬼子和曲如镜,抱歉的笑笑过後又把视线放在大冰山那线条优美的侧脸上。

曲抒扬摇摇头,继而伸手就圈上陆傲的後腰,然後还没等他反应,就吻上他淡薄的唇,舌尖再一挑,很快的,两人便沈浸在甜蜜的亲吻里。

喂喂喂,搞什麽啊?这是免费的午夜档吗?陆傲脸红红,却也没推开曲抒扬的胸膛,靠,反正推也是白推,倒不如留点力气生孩子。

Brian对於这对夫夫的恩爱戏码早就看腻了,所以笑笑过後也没多大反应,可这麽一出在曲如镜看来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只见他深呼吸一口,才勉强的不让自己倒下来。

虽然他已经把对抒扬的感情放下了,但是看到这样的恩爱场面,多少还是会有些难过。呵呵,看来是得花上一段时间彻底忘记了,不过,他还有多少时间?

Brian看著曲如镜霎时间白下去的脸色,眯了眯眼,不过唇边扬起的依旧是那抹熟悉的灿笑。

曲抒扬吻够本了才满意的松开陆傲的唇,一抬眼却见到他正狠狠的瞪著自己,愣了一下,随即淡笑出来,傲,你不该贴近我说话,这样我会以为你想要。

好在他这句话是在陆傲耳边小声说的,不然给别人听见的话,他的冰山形象就得彻底毁了。

陆傲差点就咬碎了一口白牙,要不是他早就知道这冰山变了性子,或许他早就被窘死了,抒扬,你给我注意点。

曲抒扬欺负够了,站起来,随即又恢复成那个冷冰冰的样子,好似刚才的调笑不过是陆某人的幻觉。

曲如镜在曲抒扬起身的那刻,深深呼了一口气,觉得心里没那麽难受之後,他才开口道:抒扬,你现在很幸福。

曲抒扬舒展了眉头,颔首,随後目光又落在陆傲身上。

陆傲接收到大冰山的视线,想也没想的就狠狠瞪过去,看什麽看,没看过我啊?虽然怨念到极点,可脸颊却意外的红起来,显然是羞的。

如镜,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我和陆傲会好好招待你。曲抒扬声音依旧冷清,语气却客气得很,这对於一个只把爱人放在眼里的男人来说,已经做得不错了。

嘿,不是还有我嘛。Brian不甘示弱的极力推荐自己,如镜美人,有我在你身边,你不会孤独,唔,我会日日夜夜陪伴你的。

曲如镜本来才好了一点点的心情在听到某个洋鬼子恶心巴拉的话後,又低到最低点。

那个,Brian,你替我带如镜去你旁边的那间卧室看看,麻烦了。陆傲摸摸鼻子,间接的帮我洋鬼子一把。不要问他为何老想著帮Brian,救命恩人啊,他能不帮吗?靠。

如镜,你上去先熟悉,等吃晚上了我让人叫你们下来。曲抒扬也跟著陆某人掺了一脚,反正铲除掉傲身边的障碍物,他是很乐意的。

曲如镜虽然不愿意Brian过於殷切的亲近,可抒扬和傲都开口了,他还能拒绝吗?微微笑过之後,贵公子迈开了脚步,只是才走不到两步,却因为大意差点就跌了下来。

Brian惊了一下,随即快步上前把人接过继而抱在了怀里。如镜美人,好像每次你一碰到我,就特别爱摔倒呢,嘿,难不成是留恋我的怀抱了?

曲如镜挣扎开Brian,没说话,可颤抖的双脚却昭示著他现在很不稳定,不过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因为想起了某些事怕的。

Brian继续笑,长腿一跨,跟上了曲如镜的脚步。

陆傲笑嘻嘻的看著前面磨蹭在一起两人,心中不由得一阵感慨,他想著要是大家都能够开心的生活下去,那多好啊。喂喂,洋鬼子,你加油了!

抒扬,你说我像不像月老啊?语气得意得很。

曲抒扬微微一笑。

抒扬,听说如镜爱惨你了,爱了十年啊。

嘿嘿,别紧张,我只是说说,晚上你还是能够睡我身边的。

抒扬啊,你要是敢红杏出墙的话,我绝对会离开你的,然後儿子归我。陆傲压根没意识到自己的用词是错误的,红杏出墙?那应该是指他自己吧。

不敢,所以你和儿子都归我。

这下,陆傲硬生生被曲抒扬的这话给shock到了,那,那个,大冰山,你果然变了,还好我还认得你。

76(生子,慎)

晚餐的时候,Brian屁颠屁颠的下了楼,而在他跟前的曲如镜则脸部扭曲,想喊却也不敢的样子。不过不要问他为什麽会害怕,因为他也不知道,姑且就归为克星那一类吧。

唔唔,能不能离我远点啊?!

陆傲朝Brian挤眉弄眼了几下,後者心领神会的挑起眉,而这眉目传情还没能维持三秒,就被某座冰山恶狠狠的掐断了。

呼陆傲和Brian同时一抖,不再敢用眼睛说话。

如镜,上面的环境还习惯?曲抒扬剥了一只虾就放到陆傲碗里,然後眼神示意他快吃掉。

嗯,还好。曲如镜皱起了眉,不为别的,就为那只躺在碗里的大红虾子。

Brian,好样的,哈哈!

陆傲毫不客气的夹起曲抒扬为他剥的虾子,然後趁某只冰山不注意的时候,给了洋鬼子一个赞扬的眼神。

Brian偷偷的接受目光,眉毛又是一挑。

只是,这样的暗度陈仓想要躲过某只冰山男的眼皮,压根就不够格,哢嚓一声,拳头被他握得发出一声脆响。

陆傲缩了缩脖子,而後面的时间里他就只有乖乖的吃饭,头都没敢抬一次。没办法啊,都惹大冰山生气了,能不老实吗?

曲如镜也感到了气氛的诡异,跟著也沈默起来,以至於某个洋鬼子为他夹菜他也懒得出声拒绝了。

抒扬,你也吃啊。陆傲见身边的男人一直没动筷,小心翼翼的劝著,可心底却忍不住一阵哀嚎,儿子啊,你老爹我今天不好过了,你爸他又闹别扭了。

靠,不就是和洋鬼子用眼睛说了几句话吗?用得著这样小气嘛?

我不饿,你吃吧。曲抒扬脸上的寒冰一直未化,连眉头都蹙得死紧死紧的。

我饱了,那个我回房去了。陆傲向在座的另两位抱歉的笑了笑,之後就扶著腰站起来,刚刚抬起脚,肩膀就被温柔搂过。靠,我还以为你不想理我了。

走吧。曲抒扬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扶著陆傲就上了楼。

唔,抒扬美人儿的醋劲越来越大了,以後还是要离傲宝贝远一点好。Brian抓抓头发,下的结论相当识相。嘿,不过也不奇怪,要唤作是你,我也会。

曲如镜眼观鼻鼻观心的完全把某个洋鬼子的话当放屁。

如镜,我会还你一副健康的身体,你要试著相信我。Brian收起一贯的白痴笑容,严肃的样子就好似另外一个人,所以就连曲抒扬这样心高气傲的,也会选择相信他。

你认为你能医得好?曲如镜冷笑,他的心脏从小就有问题,这麽多年来也不知找了多少医师了,到头来还不是只有几年好活。

为什麽不能?Brian眯了眯眼,而自信这两字也在他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沈默了片刻,熟悉的笑容又绽放在他脸上,嘿,你一定要好起来,不然谁给我生孩子,噢噢噢

曲如镜拿起桌上的水杯,想也没想的就扔出去,於是,专属於Brian的悲剧再一次发生了。

77(生子,慎)

曲抒扬把陆傲扶到床边,见人稳稳的坐好後他才放手,一言不发的,显然还对刚才陆某人和洋鬼子的眉来眼去耿耿於怀。

喂,真生气了?陆傲扯了扯曲抒扬的衣服下摆,语气有些小心翼翼,抒扬?喂,不是吧?真不理人了?

曲抒扬依旧无言,不过冰冷的面部表情在陆某人表现出一幅懊悔的表情後稍微的缓和了下。

陆傲松开扯著衣服的手,叹了口气,抬抬眼皮又垂下来,样子无辜极了。

我没生气。虽然违心,但为了尽到做丈夫的责任,他再怎麽不高兴也不能让妻子不开心。

真的?陆某人抬起头,笑嘻嘻的,压根找不到懊悔在哪里了。

嗯。曲抒扬是又气又好笑。

抒扬,我们做吧!陆傲继续笑,而後右手一伸,按住了某座冰山的裆部。你很久都没做了,难道不想?Brian说只要不是太激励,可以偶尔做一次的,我是男人嘛,又不像女人那样娇弱。

曲抒扬重重的抽一口气,对於陆某人说的话他也只听了一半,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在按住自己胯部的那只手上,傲,该死的,快放手。

怎麽样?做不做?陆傲恶意的搓搓揉揉,感觉到手中之物慢慢的变得硬挺,他笑了笑,下一秒便拉开了曲抒扬裤子的拉链。

傲,放手。曲抒扬捏著陆傲的手,沈著声低吼。快放开,傲,听话。

抒扬,难道你不想要?陆傲皱起一张脸,委屈得很。亏他还厚著脸皮去问洋鬼子这种羞死人的事,靠,结果居然是白搭!不,不行,怎麽也得做上一次。

你不想要我想要行了吗?

傲,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麽,这样很危险。曲抒扬耐心的劝解著。他的傲有时就是这麽任性,认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真不知是好是坏。

可是Brian说没事,只要不激烈就好。

你说做这种事会可能不激烈?曲抒扬皱眉,想著傲这是在影射他的能力?最好不是。

陆傲脸一红,可倔强的他就是非做不可,本来还没多大感觉的,但当他瞄到某冰山那愈发雄伟的昂扬之物後,他身心都有些饥渴了。喂喂喂,陆傲,孕夫之後就是荡夫了吗?

抒扬,不瞒你说,我是真的想要,我也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

曲抒扬皱起眉,并不打算答应。

靠,我都这样说了你还不做,是不是非得让我找别人?好,楼下正有两个,估计求求他们也会答应。陆傲拗起来才不管自己的话有多麽的伤人。这也没办法,因为孕夫妊娠前情绪起伏都比较大,所以得体谅体谅。

曲抒扬一股妒火油然生气,他眯了眯眼,最後开了口,说:我尽量不激烈,傲如果你受不了了,一定要和我说。

陆傲一听,有戏。

这个意思是你愿意做了?陆某人一边确认,一边磨蹭著某人胯间早已硬透的分身。

曲抒扬看著陆傲绯红的脸,点头——

掩面,傲不是你想做了

是作者想看你和曲爷做了!

78(生子,慎)

嘿,那我先帮你吧。陆傲才说完,右手就利落的扯下包裹著昂扬之物的黑色内裤。抒扬,瞧你这冰山样,想不到内裤还挺那个的嘛。啧,够骚包。

曲抒扬对於陆某人的话选择性的无视,之後他伸手,温柔的抚摸起缠绕於手指间的黑色发丝。

陆傲见上方的男人半点反应也没有,哼的一声,心里有些不乐意了?後来他想了想,继而不怀好意的笑出来,道:抒扬,要不要我用嘴来弄?仰起头,眼里星光一片。

傲,不要勉强自己。对於陆某人的挑逗,曲大冰山忍不住在心里扯开了苦笑,唉,他的傲难道就看不出他忍得很辛苦吗? 吉林小说网为您提供遇上爱之孕夫生活byA.U/阿卡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

以上就是关于遇上爱之孕夫生活的全部内容,相信你一定会非常满意。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mingrenmingxing/article-176840-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刘思聪
      刘思聪

      SF?

    • 吴春锋
      吴春锋

      俺好歹是坐过沙发~~

    • 肖宁可
      肖宁可

      写博客为了爱好兴趣。

    • 慈恩寺沙
      慈恩寺沙

      唉 智能手机时代 应用的时代呀

      • 祝钦明
        祝钦明

        去看看 争取弄个奖什么的 支持

    • 崔裴裴
      崔裴裴

      301必须得做的,不如分散权重

    • 吴春锋
      吴春锋

      天玉有双最近看样子对SF没有感情了,O(∩_∩)O哈哈~

    • 邓婕
      邓婕

      说实在话,你这篇文章我看完了。其实说实话,我现在的公司很忙很忙,压力很大很大,设计活多得像山一样,感觉受不了,可是又能做什么呢?

    • 海陵王完颜亮
      海陵王完颜亮

      谷歌什么时候回来啊

    • 刘创
      刘创

      备案规则太不人性化了。别的不说吧,要按照他的规则,大多数网站都不符合要求。更加叫人郁闷的是,备案一个网站要等20天。新站不说了,如果我是老站更换备案信息,停运20天是多大的损失。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