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仙途?问镜txt下载?《问镜》种民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象如月 姹女舞天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6 00:04:58 来源:网络整理

你是否正在寻找关于问镜的内容?让我把最有用的东西奉献给你:

笔趣阁 > 问镜 > 《问镜》种民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象如月 姹女舞天

问镜》种民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象如月 姹女舞天

推荐阅读:太古神王、全职法师、我欲封天、完美世界、造化之门、大主宰、魔天记、帝御山河、红色仕途、儒道至圣、星战风暴、择天记、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不管是把握不住局面走向的乔天尊,还是已经有决死之心的方回,在月光的照耀下,都有些发怔。
方回的反应倒是更快一些,刚刚斩破风暴的剑气,分明就是刑天所为,那这一轮月色背后的人物,便也呼之欲出。
然而,此月轮嵌在虚空何处?
真界的月亮,应该是再没有升起的机会。
细看去,这轮明月,视觉上也比原来的月亮小了一圈儿。
可问题是,从常理来看,再小的月亮,能够嵌入真界天空,又为四方生灵所见,其体积也小不到哪里去。
而且,真界大日已经坠落,域外法则体系同样崩溃,没有日月之间的玄妙联系,寻常天体,又如何发出光来?
方回稍稍冷静,和乔天尊对视一眼,后者迁移心神,冒险进入真实之域,避开参罗利那的压迫,略加感应,一时也是愕然。
这轮明月,分明在亿万里之外,照于此间。
而其体积,虽然把握不太准,可相对于广袤的真界,几至于无!
这般情况下,月映中天,一界可见,这是……
“这是‘天星秘咒’的表现吧。”
所谓“天星秘咒”说穿了也没什么,是对法则体系的应用到了一定程度,使一个相对小型的实体,利用法则映现在真界四方的特殊法门。
最早是巫神用来加持在日月五星之上,如若不然,日月遍照一界,可要麻烦得多。
而各大门阀、各大宗派,其实都有类似的手段,否则,叩心钟、佛国禅唱、天魔心鼓这门阀的标志,又怎么屡屡昭示天下?总不能哪一次都要映现出几万、几十万里直径的投影吧?
不过,乔天尊还是能够感觉到,此类“天星秘术”,和自家宗门的不太一样,若非视觉上明显小了一圈,几乎真把它当成原来的月亮。
也就证明了,与原体系的衔接,做得非常到位。
方回观察的角度就和乔天尊不同,他不么天星秘术、天辰秘术,只关心离尘弟子的安危存亡。
也亏得刑天斩出来的风暴裂隙,角度很好,让他感应顺势延伸出去。
可与他同时,甚至还要更早一步的,是参罗利那。
方回本能地想要拦截,可才与那恢宏无边的神意浪潮接触,便是心神震荡,几乎迷失其中,燃髓血河的“火焰”几乎都给拍灭掉。
对参罗利那来讲,方回的所谓“拦阻”,毫无意义。
它的心神集聚在天空“明月”之上,其感觉则是另一回事儿。
为了阻截破坏渊虚天君的上清加持体系,它的心神分化在真界各处,包括那一轮明月升起的天域。
自然也就明白,此轮“明月”,确确实实是从亿万里外、羽清玄等人截杀罗刹鬼王分身之处腾起,仅以目见,其大小不过尺余,然而悬照天下。
乔天尊理解为“天星秘术”,有些近似,但本质上却不是这么回事儿。
至于究竟是怎么样的,此时的参罗利那也弄不明白,但已感觉到极玄妙的内在,以及仿佛潮汐般扩开的张力。
虽说立于修行的巅峰,理论上真界内外全无敌手,但它可不会故意让渊虚天君完全展现其手段威能——那不是什么高手风范,而是自以为是的愚蠢行径。
交战之时,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能有“击其中流”的机会,又怎能错过?
魔焰风暴未至,其所经过的半边天空,仿佛已经倾压下来。
那是参罗利那神意攻伐,带动魔焰,以及更深层的外道体系之故。
真界裂隙这片区域,已然成就魔国。
魔国所立之处,和离尘宗弟子所在的距离,大约在万里左右,对参罗利那来说,等于是近在咫尺。
不管那悬空明月再怎么玄妙,都改变不了“亿万里外加持”的事实,如今它专攻一点,铁了心的要扫灭这些不听他“规劝”的小虫子,你渊虚天君又能怎样?
肆无忌惮地放射出它的恶意,神意杀伐就此抵至,
倾颓的天空下,大部分离尘弟子都是面色严峻看着远方的风暴,浑不知更致命的威胁已经临头——参罗利那的神意运化层次,远远超出了他们所能感应的极限,也就是领头的两三位长生中人,才霍然惊觉,可为时已晚!
只打灭他们的灵智,不损其肉身,使之变成承载上清加持的痴呆蠢货,再传示天下……
这个法子应该不错。
虚空中已经亮起了血光,那是参罗利那有“屠灵”之称的复眼,随神意攻伐,映射此间。
除了那几个修为还算不错的长生中人,其余修士,根本不用特意发力,只要与其复眼对视,自然灵性泯灭,再起不能!
有些出乎意料的,当头的那个木讷男子,猛然抬头,头顶悬起雷珠,竟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撑开了“自辟天地”级别的无上神通,试图用已相对完整的内部体系,过滤神意的攻伐冲击。
如果此人再提升一个境界,或许真能彻底挡下,可在此刻,面对当前的神意冲击强度,以及“屠灵魔眼”的杀伐神通,又能坚持多久?
参罗利那意念触及“实物”,随即爆发!
可就在这一刻,“实”的感觉就像是泡沫般消去,代之而起的,是无形之海浪掀起、飞卷,将这可以明见之虚实,淹没在层涌的法度玄妙中。
真像是来到了一片茫茫大海之前。
离尘弟子近在咫尺,然而参罗利那神意所及,触碰到的是另一层面。
深渊底部的参罗利那,微微眯起了眼睛,“屠灵魔眼”的神通,也在那一刻失去了目标猎物。
他的神意攻伐,就算带着点儿试探意图,也是轻松超过两千万重,方回半途截击,都被扫得险些心神迷丧,就是解良张开自辟天地,它也有短时间内打穿的能耐。
可是,便在这荒山野外,忽有法度如海,奔涌中不失谨严,层层布防牵引。
以至于参罗利那都有些恍惚,仿佛是被带入一个遥远而模糊的世界,越过茫茫海面,抵达某处仙宫道境之中。
几千万重的神意冲击,莫名就是消融殆尽。
心神微动,参罗利那将仅有的部分神意回收,“轻嗅”其上特殊的“气味”:
“万古云霄?”
渊虚天君已经能够将这玄门无上神通,投放到真界各处?
想想也不可能,就是葛祖复生,恐怕也做不到这一点!
可是,那种“牵引”,却是实现了几乎同等的效果。
参罗利那忽然间明白了什么,它多个视角齐齐作用,离尘宗处、羽清玄处、洗玉湖底处……结果出奇地协调一致!
这是不可思议现象,所有的地域,不同的环境,混乱的法则布局,可在它此刻的感应中,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奇妙、完美的整体。
此时此刻,余慈的心念通过加持体系,触及到真界的各个角落,不知通过什么方式,又将各处的元素汇聚在一起,如江海之广阔,又如要塞之森严,而于其上,有明月升焉。
参罗利那突然明白,此时悬照一界的明月,其实不过是一个幻影。
更准确地讲,是一层膜,是一个刚刚搭起的架子,此时则是四方响应,正有无数新的东西填充进去,
来自于这方水土,来自于这些离尘弟子,又不只是如此。
更关键的,还是来自于渊虚天君本人的觉悟。
参罗利那就看到,明月之中,隐现树影脉络,正是它曾透空斩击,却未能斩破的云楼树,此时也加持到明月之上。
有形无形的枝条打入虚空,仿佛要充当四方虚空的骨胳筋络。
如此虚实交错,其意偏偏纯正精粹,一如既往。
各方元素何其混杂,包括物性、法则、人心等等,层次不一,良莠不齐。
渊虚天君是如何将这些复杂混乱的东西,提炼出完全可以驾驭的真意,升举云霄,返照无碍的?
参罗利那一时也琢磨不透。
殊不知,在它眼前这片“法度之海”的掩映下,挡在离尘弟子阵列前的解良,正抬起头来,仰观明月,一时讶然:
心象?
作为相关基础法门的创立者,整个真界,都不可能再有人,能比解良看得更清楚。
这一轮明月不是别的,正是由玄元根本气法所心内虚空中,从芸芸物象提炼出来的心象之属。
只是已经打破了虚实真幻的界限,由内转外,以一人之心,一域之象,照映大千。
以解良目前的层次境界,一旦理顺了根本脉络,很多事情就是茅塞顿开,水到渠成。
对于此时的余慈来讲,上清体系、外道神明以及与之相关的种种元素,都是物象。
明月则充当了心象,是余慈用他这一门特殊的心法,有选择性地,将这苍茫天地间共性的东西提炼出来。
解良不知道这一轮“明月”中,究竟含蕴了什么,但从“心内虚空”的角度来看,心象一成,形意内外就是浑然一体,虚实转换,无有滞碍。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大气磅礴,又天才绝伦的“整合”。
以上清加持体系为介质,真界天地、人心万象,都成为物象的基础。
上清体系还远没有到覆盖一界的地步,洗玉三湖区域最多,然后就是天裂谷这边,北地、南国都是了了,可本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零敲碎打式的加持体系,却在心象、物象的转换之中,“轻而易举”地嵌入了天地人心。
往大了说,这是从一个体系,向多个体系的渗透和跨越。
但凡有明月处,便是余慈心意所向。
化繁为简,化曲为直,在至简至明的形象中,内蕴了妙至毫巅的至理,更有着绝大的张力。
真意如月,悠然升举。
“内景外成”,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过渡到“天地如一”。
心法境界的跃升,和修为境界几乎同步,也是触及到了天人关系的最微妙层面,刹那间,刚刚还清澈明透的月色中,便沁入了根根血丝,那是天劫到来!
能看懂心象、物象之辨的修士,满打满算,此界暂时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但有一桩事实,却已经勾画得非常明晰:
渊虚天君要渡天劫了!
其实,都这种局面了,还能有天劫出现,让人也挺意外的。
在各方“有识之士”看来,真界连续受到冲击,特别是大日坠落,域内域外法则体系乱成一团,巫神所立的规矩,已经临近崩溃,这种追求“天人平衡”的劫数,起码要等到无尽星空的“真实法则”降临,才会重新开张。
可事实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一片混乱的真界天地法则意志,竟然还能集聚起一定的威能。
面对天裂谷深处,各方虚空交错的复杂环境,以及参罗利那滔天魔意制造的混沌之地,它无能为力。
可当此时明月升举,渊虚天君真意盘空,跃升境界之时,却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集火的目标。
此时的天地法则意志,就像是一头绝望的野兽,对这“唯一”的目标,发起了冲锋。
当前,真界天地法则体系之中,法则零落,元气散乱,已经凝聚不起至大至刚的雷劫,唯有从别处着力。
那在如水月光中,游动的血丝,就是集聚的混乱元素,孕育成形。
那是一个极致曼妙,又妖媚诡谲的女子虚影,似在笑语舞蹈,盈盈而来。
这是……姹女阴魔?
天地法则意志也很不容易,姹女阴魔不算是天劫中特别强势的一种,却是当前整个真界罕有的还算齐整的部分……
虽然保持这份齐整的原因有些微妙,但天地法则意志是不会权衡这些的,它已经彻底到了极限,那处“齐整”的力量只是稍微跳动一下,便进入了最优先的选择序列。
于是,姹女成形。
月光映照的天空中,她便像一条游动在水中的美人鱼,迎上自己的情人。
纤纤素手探处,从合适的角度看,倒如轻抚般在明月之上摩挲。
这是一界修士看到的影像,也是证明掀动的天劫,还是卓有成效的,至少是把姹女阴魔的力量,打入了渊虚天君的“领域”之中。
大致了解渊虚天君性情的修士,都有恍然大悟之感:
果然,天心最是明透,知道渊虚天君的弱点在哪儿。这下子,也算是“投其所好”……呃,是“有的放矢”了。
遭遇姹女阴魔之劫的,普天之下,历代以来,千个万个总是有的,但却从来没有像渊虚天君这样,照映天下,一世皆见。
姹女阴魔的妩媚魔性,也是就此深刻亿万人人心之中,不知多少血气方刚的男子,都目瞪口呆,某些个念头蠢蠢欲动。
北荒之处,一些蠹修直接就走火入魔,心火烧透玄关,死得不能再死。
这一刻,夜空都似变得浑浊起来。
参罗利那没有在天空异样情境中投注太多心思,它的想法要直白得多,。
虽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渊虚天君是用什么法子,突然整合了体系、跃升了境界,心象、物象的奇妙状态,也使得本来破绽处处的上清体系,浑然一体,颇不好下手。
但没关系,你既然敢渡劫,这边就要打压,至不济,正面对撼就是了。
此时,魔焰风暴已经抵近离尘弟子所在,只见半空魔气冲霄,半边天空都给遮蔽,乌云掩月,一看就是参罗利那直接撼动渊虚天君气象虽盛、却刚架设起来的新体系。
这是真意的对撼,更是实质的冲击。
神意攻伐会因特殊性被导引开去,可是以亿万计的火瘟、千毒龙、刀蚁,你渊虚天君有种,也给摄到万古云霄里去?
被风暴赶着跑的方回一声不哼,速度再增。乔天尊也知道事态危急,幸好前面刑天法剑已经给他们斩出一条路来,便跟在方回后面,往离尘弟子处抢去。
这回,参罗利那没有阻截。
乔天尊大概能猜到参罗利那的心思,大势所向,他和方回救得几个人又怎样?
而且,看到前面没有明显征兆,却是将离尘弟子与刀蚁隔开的“无形屏障”,乔天尊还想到了更深一层的谋算:
方回也还罢了,他这一位七劫地仙,在“天人相搏”的路上走得足够远了,打入刚刚渊虚天君刚刚成形的体系之中,只会是凭添变数,渊虚天君恐怕还真不好处理。
一念至此,虽然已经闪身可入,他还煞住身形,重压如山,硬是将之前没有解决掉的几十头刀蚁压在山石深处,又施展指地成钢的神通,将其禁锢灭杀。
趁这一个缓冲,他又是想到,他已经是如此:
如今真界天地间这些地仙大能,渊虚天君又是怎么处理的?
一念未绝,便有意念主动接触:
“乔天尊安好。”
“……渊虚天君?”
“乔天尊,大敌当前,帮个忙呗。”
“……”
乔天尊一时反应断线,但思路总算是接续下去,原来,是这个法子?
他知道余慈需要外道神明,作为提振上清加持体系的力量,也通过八景宫的特殊渠道,了解到羽清玄已经先一步承接八景加持,算是表明了态度,开了个好头。
可骤然面对渊虚天君这种态度,还是让人无言以对。
不过……乔天尊又看方回。
对这位和渊虚天君之间的事情,他也知道一点儿,若是这位丢不开颜面,排斥渊虚天君体系,说不得又要旁生枝节,从这个角度看,他竟是个必须的缓冲……
此时,魔焰风暴已经倾压而至,
没有什么可多想的了,乔天尊微微苦笑,颔首答应。
刹那间气机牵系,引他进入外道神明体系。
对他这种地仙大能而言,所谓的上清加持,具体效果上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最多能借此窥得上清雷法、存神秘术的一些玄奥。
而另一方面,渊虚天君也未必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毕竟他多年来的修持,使内外隔绝,自成一域,气机上就算贯通,真正交融、利用也是阻碍重重……
别的离尘弟子可不知道这种事,见自家祖师,还有八景宫的地仙大能都赶来汇合,且一举打灭了凶横无比的刀蚁杀阵,就算直面前方连天接地的风暴,也是有人低声欢呼,士气可用。
方回当然不会让他们再去送死,当下安排迅速撤离。
这时候,乔天尊仗以遨游域外的天域梭,就起了大作用,收拢弟子,最是方便不过。
刚把一干人等全都摄入,风暴来袭,天颓地裂,也是轻而易举就碾过了刚刚的“边界线”。
渊虚天君搭起的体系架子,也不是真正的铜墙铁壁。
说白了,两边还是法则体系、真意层次的碰撞、对冲。
渊虚天君怎么可能占到上风呢?
由于暂时成为了上清体系的“外道神明”,乔天尊的感觉更是清晰。
渊虚天君境界高远,又有万古云霄加持,一时不惧参罗利那的神意冲击;
但在局部强度上,在具体力量的应用上,还是天差地别。
就像组合成风暴的刀蚁、火瘟、千毒龙,所过之地,剧毒疫病污秽元气,阻塞法则,直接破坏了体系扎根的基础,渊虚天君又凭什么来抵御呢?
更何况,还有姹女阴魔之劫。
渊虚天君似乎并不着急,便在全天下人都在考虑,他要怎么渡劫的时候,天空中,飘然舞动的姹女阴魔妩媚一笑,身形虚化,就此没入明月之中。
一入其间,便懒散地坐在云楼树的一处枝头上,长裙摇曳,随意晃荡,仿佛荡秋千似的。
“……”
这一刻,整个真界都似晃荡一记狠的,也许是千千万万人下巴砸地,当然,更多还是天地法则意志混乱,相应体系全部走偏的结果。
便在以千万计的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后续而来的天劫伟力,推挤过来的法则组合,彻底丧失了准头,深陷泥淖……
是的,就是这样。
开什么玩笑呢!
**************
感谢gphone99书友再次捧场。
明天的更新还是在晚上……

以上就是关于问镜的全部内容,相信你一定会非常满意。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mingrenmingxing/article-176949-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韩亚进
      韩亚进

      有点片面了

    • 宁益晓
      宁益晓

      我觉得未来的战场中,打价格战始终是一种愚昧的行为。

    • 王术娟
      王术娟

      如何用心做站呢?

    • 屈大均
      屈大均

      卢哥改姓李了啊

    • 翟自剑
      翟自剑

      这份关于外链的研究调查很详细,和自己平时做的也比较符合。

    • 李林
      李林

      看起来真的很感动啊,现实就是这样

    • 何海
      何海

      您好,我是不夜城手机报价网的,您的文章写的不错,过来学习了!欢迎回访

    • 张煜
      张煜

      一个搞网站不搞女人的人,哈哈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