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粉嫩娘亲?床奴皇后暴君的侵占?总裁疯狂索爱?全卷 295 幸福(完结)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6 16:12:04 来源:网络整理

你是否正在寻找关于暴君的粉嫩娘亲的内容?让我把最全的东西奉献给你:

暴君的粉嫩娘亲_床奴皇后暴君的侵占_总裁疯狂索爱

295 幸福(完结)(10000字)
“啊?”我与无戏互看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止如此,那小姑娘好像婴孩似的啥也不懂,王爷现在给她弄得很凄惨,依奴才之见,王爷他恨不能下一刻就逃之夭夭。”
我伸手拍拍无戏的肩膀,“你师哥的笑话,咱们那是……”
“一定要去看了!”
“哈哈哈!”我俩恶劣地笑着,相依相偎朝御花园而去,一路上就听无戏在说,“师哥他有洁癖的,他最讨厌人家弄皱他的衣服,呀,这个小娃娃敢这么大胆,寡人一定要去见识见识!”
*********分割线分割线*****
正午
风雅楼小筑内,阵阵管乐丝竹、伴着咿咿呀呀的小曲儿声,淡淡飘入耳中。
又是酒足饭饱后,与无戏一边吃茶一边聊天,枯等着他那位高人师父的到来。
心想:那鬼师傅到底要不要来,都等了几次了呀,这架子真是贼大!
我一手支着下巴,捣弄儿子蜷起的小手,儿子正酣睡中,随便我怎么**都不会醒,好玩,呵呵,。
“别玩了,师父来了。”无戏一把抓住我的手拉我起身,只见一道灰色身影入内,咪咪笑地望着我们小两口儿。
“哇,他就是你师父?”我指着面前四旬上下,仙风道骨、清俊无比的男子问道。
晕,一直听他们叫老头老头的,原来并不老嘛。
“徒弟,你总算把媳妇带来给为师瞧瞧了。”天机子抚着那把山羊须笑眯眯地直点头,“对了弧月那臭小子呢,为何不来见为师?”
“师哥他现在屁股后头多了一枚超级黏人的小家伙,哪有空来见你?自己都搞不定她呢,还敢出门?”
“哼!有了媳妇忘了师傅!”天机子极度不满意地哼气。
我盯着他横看竖看、上看下看,愈看愈觉眼熟。
“徒媳妇,你看什么?”
“我看你姥姥!”我跳了起来,言辞激烈地冲上前去,当着下巴几乎脱落的无戏面,一把揪住了天机子的山羊须,“你爷爷的,别以为你装了把胡子、头上弄了几簇毛我就不认识你了!死秃驴,是你!”
“岚儿,岚儿!”无戏啼笑皆非地上前抓我小手,“怎么了?”
“是他,就是他!”我揪着老头的胡须不放,“臭秃驴!就是你,当初就是你把我弄这儿来的!你给我说,说,到底有什么阴谋,该死的,别以为你装出这副鬼样子,我就认不出你的本来面目。你就是五芳斋里我给你打饭,用饭勺敲破你大头的秃驴!你这死秃驴,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来这里?混蛋啊你简直!”
“放手,痛痛痛,痛痛,放手放手!”天机子无比可怜地直向他徒弟使眼色。
无戏便上来抱我,委委屈屈地对我道,“怎么,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要回去?你不想和我长长久久了么,来这里有什么不好?你不来这里,我怎么认识你,怎么娶你,怎么有儿子呢?”
“这不是一码事!”我怒,回过头继续揪老头胡须,“问题是这秃驴他欺骗我,还冒充你师父,什么可以预知过去现在未来的高人,他根本就是在两个世界随意糊弄人。他会穿越时空,说,你快说,你是什么人,为何接近我们,快说!”
“徒媳妇,痛痛,痛,不孝!”天机子气哼哼地拂开我的手,退后几步,急忙抚他的山羊须,“老朽的名号说出来管保吓死你们!”
“臭秃驴!”我踢着小脚又待冲上去。
吓得天机子连连后退数步,躲到桌子后头,气愤愤地叫道,“本尊正是天上下凡的月老!”
“我呸,你这贼头贼脑的模样儿还月老呢!”
“岂有此理!”天机子抚着胡须薄怒道,“竟敢污蔑本尊,你……”
小云儿给我们的吵声惊醒,睁开一对朦胧睡眼,突然见到天机子,高兴地直挥舞小手小脚,“娘娘,娘,娘亲,他,抱抱!”
天机子老头脸都绿了,躲鬼似的躲到无戏身后,拼命揪他衣袖,“为师不是叫你别带这小鬼出来么?”
“他整日黏着岚儿,我有什么办法?”无戏没奈何地瞧了天机子一眼,“师父你为何如此恐慌?”
“我,我实话告诉你们吧!”天机子甩开衣袍“噗通”坐在我们面前,拍拍桌子让我们坐下。
无戏拉住我捏紧的小拳头,揽我坐下,再抱住挣动叫嚷的儿子,转眼看向天机子,“什么事?”
“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你们俩相遇,包括岚儿她这段穿越之旅……”
“你这死老头!我杀了你!”我一把抓起筷子狠狠瞪着他。
“这……其实我也比较无奈嘛。”老头可怜兮兮地望了我们一眼,“你想吧,要不是我这么辛苦把你们俩扯到一块儿,都不知道还要隔几世才能碰面!等无戏徒儿投胎转世转世投胎投胎再转世,到岚儿徒媳妇你那个年代,那真是黄花菜都等凉了!所以我就想到一个绝世妙策,从无戏徒儿你那把湛如剑上刮下点铁粉重新捣弄了一把饭勺,将之作为岚儿徒媳妇你穿越的媒介,如此一来,你自然而然穿过去就咻一声没有任何意外地飞到我无戏徒儿手里了嘛!”
“岂有此理啊你!亏你还是个掌管人世间姻缘的月老呢,你怎么可以这样愚弄我们?”我霍然站起,一把拎起老头的领子,“你怎么知道我咻一下就一定会飞到无戏那里,万一出了点什么岔子,我该死的飞进宇宙黑洞怎么办?啊?你说呀!怎么办?”
“怎怎么会呢,岚儿你想太多了啦!”老头讪笑着拉下我的小手,“我也比较无奈,不想出此下策啊,是我的属下小徒弟办事不力。知道不,你们其实有三十三世姻缘,明明你们十几世前已经有机会在一起了,结果因为我那小徒弟贪玩误事错过了你们的姻缘结,哎呀结果就这么一世又一世你和他岔开了,那我就要想办法弥补是不是?”
“你那什么烂徒弟,办那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和无戏齐齐怒吼。
“你们认识的!”天机子朝我们挤眉弄眼干笑数声,“就是宝宝喽。”
“宝宝?”
“是啊,她因为造成你们错失十几世良缘这个严重错误,后来又出了一桩事儿引起天庭震怒,所以呢,就给封在夜光神珠之中,等待岚儿你这个有缘人出现呀。”
“十几世?你是说我们白白错过十几世,那还剩几世了?”
“按说也有十四、五世了!”
“不行!”换无戏一把揪住老头衣领了,“我要的是生生世世,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呢,你犯了错要我和岚儿来承担后果,你不但要把以前我们错过的还给我们还得给予很大的补偿,要不我死都不原谅你!”
“呜……徒弟你太狠了。”
“不狠怎么做你徒弟呢?”我笑着去拂无戏的手,儿子趁机爬上了桌子,高兴地朝天机子老头那儿奔过去。
“少爷啊……”老头几乎要哭了,一把抱住亦云,使劲拔给他拉扯在手里的胡子。
看来,儿子和娘亲我有同样的嗜好。
“岚儿,看在老夫帮了你这么多,赶紧把少爷抱走吧,呜呜。”天机子对小云儿似乎有莫名的敬畏之意。
不对,老头似乎吞吞吐吐的还有事儿没交代清楚。
我嘿嘿怪笑,“老头,你说你的徒弟小仙就是宝宝,后来又犯了什么严重错误给降罪人间呢?”
“不就是误踹一脚,把睡梦中的上神踹下凡当了几年猪精喽……呃,哇哇!”老头拼命抢给小云儿拽住的胡须,可怜兮兮地看向我,“岚儿,你把少爷抱走吧。”
“不抱,我看他超喜欢你的。”我笑了笑,直起上半身,把脸探到他面前,嘿嘿嘿怪笑数声,“老头,宝宝跳入火中救了无戏,是不是功德圆满重返天庭了?你老实说!”
“也不是,她犯了这么大的错,还得在人间经过九世,起码历尽九劫才能重返天庭!”老头煞有介事地点着头。
“哦!”重点来了!我猛地凑到老头面前,逼问道,“你快说,宝宝这回投胎到哪里去了?”
“不能说不能说啊!这是天机,要是我随意泄露的话,上神发怒,呜呜,我脸上会长各种各样的痘痘的啦!”
我倒!我恨不能一拳砸歪这老头,神经经的,一老头还怕脸长痘痘,这么爱美,为何不去选世界先生啊?
“快说,说不说你,不说就拔光你的胡子!”
“岚儿!”某徒弟看他师父还是比较可怜的。
“我,我只能告诉你,那孩子将会在三年后四月初出生,出生时将会有凤来朝,其余真得不能说,不能说啊……”
“说不说你,说不说?”
“那孩子背上会有一只翩翩展翅的凤凰!呜呜呜,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再说我就要满脸长痘痘、烂舌头啦。”
“好了岚儿,不要再逼师父了。”某徒弟看不下去,上来抱我,动手抱儿子。
“再有一个问题!”我推着无戏的头,转身问天机子,“宝宝得罪的那位上神到底是谁?变成猪?到哪户落地生根了?”
“上神当然是转世啦!我呸,老当猪么?上神到了凡间法力尽失,要不然早能回返天庭了,可怜的是他还要经过人间三世才能蓄气圆满,不过庆幸的是不用再受什么劫难了,哦?”天机子兴高采烈地低头朝小云儿挤眉弄眼。
小云儿一挥小拳头,正好砸在他的嘴唇上。
我噗噗噗笑开了,伸手抱过可爱的儿子,点点他的鼻头,“我明白了,你说的那个上神一定是我儿子!这就可以解释当初为何我怀着云儿时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了。老头,你该不会就是我儿子口中所说的手下吧?”
“碰!”桌上的盘子跳了起来,直接砸向某师父老脸。
天机子跳了起来,呜呜哇哇大叫,“我说的太多了太多了,我要走了,徒弟,你自求多福吧,为师有空再来看你,呜……”
“师父,你别忘记回去给我们改姻缘簿啊,要不然我投胎转世三千年都不会放过你,知道没,喂,听到没啊?”
“哇……知道了……”
“哈哈哈!”我捧腹大笑,搂着儿子低头亲了一大口。
“儿子,你放心好啦,不管你是啥,现在只是娘亲的儿子,娘亲一定会待你好的,你放心放心娘亲很开明,决不会把你当怪物的,来亲亲。”我用力啵了儿子一大口。
儿子挥挥小手,可爱地笑笑。
“儿子,你可不可以偷偷告诉娘亲,你是管什么的大神啊?”我凑到儿子的小耳朵边嘀嘀咕咕一声。
儿子迅速转回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哇不是吧!”我扬起眉哈哈大笑。
无戏不满地凑过头来硬要挤开我和儿子,“你们两个瞒着我偷偷摸摸嘀咕什么?”
“儿子说他前世是当财神的。”那也该是个迷糊财神,能给宝宝一脚踹下凡,肯定比较有才……
“那当然!”无戏用力点点头,伸手抱起儿子揽过我的腰肢,牵引我往楼下走去,“你想吧,他现在是天下独尊了,国库财宝尽在他手中,我和你以后都要靠他吃饭呢,不是财神是什么?”
“对哦。”我嘻嘻一笑,倚着他的身子,抬手逗弄儿子胡乱舞动的小手小脚,“你看他现在不说话了。”
“这小子一谈到他不想谈的话题就喜欢用沉默来抗议。”无戏轻轻掐了儿子一把,哼了一声。
“有么,云儿有么?”我呵呵笑着伸指抚弄儿子肉呼呼的小脸,他咯吱咯吱地笑开了。
到了一楼,掌柜的急忙上来恭迎相送,出门口的时候,居然在墙角见到一对熟人。
唐巨天少侠与如儿姑娘,他二人面对面而坐,手旁放着两个包袱,一对爪子交握在一起。
如儿姑娘含情脉脉地望了唐巨天少侠一眼,娇弱地开口,“巨天哥,你说他们会追来么?”
“绝对不会,这里是临都,天子脚下,就算追来,谅他们也不敢放肆大胆。”
“我们这样私奔出来会不会做错呢?”如儿姑娘叹了口气。
唐巨天少侠马上英雄气概大发,伸出一只猿臂把如儿姑娘勾到身旁,“如儿你放心,我唐巨天向你发誓,将会生生世世照顾你,不离不弃,永远待你好!”
无戏拉着我、抱住云儿出了门,直皱眉头。
我问怎么了。
他看了我一眼,“不知为何,我怎么觉得听他这么说就如此恶心呢?”
“因为他是骗她的!”我摇了摇头,“语句里没有一丝诚意,所以我们听来就倍感恶心。”
“唉,这世间的事儿真是说都说不清楚,男女情爱,复杂多变,我其他什么都不要管了,只想生生世世守着你一个,与你幸福到永远。”
“我也是。”我其实没有对他说,我能遇到你,该是我这一生中多么大的幸福呢?我喜欢天机子老头,虽然我看着他很想扁他,可是嘻嘻……我还是很喜欢他,若不是这老头,说不定我们这世又要错过了呢。
以后的事谁也弄不清楚,我是懒人,当然不要去想,未来,那多遥远呢。我呀,只要牢牢抓住自己眼前的幸福就是了。
我勾着无戏的手臂与他慢步在临都街头,感觉这样慢慢的走也是一种幸福。
在和顺药堂前,险些和一个急匆匆步出的人撞了一下,这一看才有点愕然,“你?”
“我记得你的名字,是跟着陆妃娘娘的刘兴是不是?”
那黝黑的青年满脸尴尬地朝我笑了笑,“叩……”
“不必多礼了。”我急忙拦住他,“你有事就去办吧,别耽搁了。”
刘兴提着药包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毕恭毕敬向我行了一个礼,“娘娘,有没有兴趣同草民去一个地方?”刘兴把我们一家三口带到万佛山下的刘家村,村民们都很热情,不住朝我们打招呼。
刘兴引我们来到村尾,推开一间不大的小院子门,“请进,这是我家。”
这个老实人给我们沏了一壶茶,咚一声在我面前跪下,倒是把我吓了一跳。
“怎么了,有什么事你先起来说话。”
“当年草民身为离国子民,没有保护好娘娘,任凭陆妃娘娘折磨您,草民到现在还在内疚自责不堪。”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陆妃都已经不在了,还有什么好提的呢?”
刘兴朝我摇了摇头,起身引我们来到后院。后院不大,但打扫的挺干净,东西各有一间简陋的屋子。角落里有两三只小鸡正在啄米,见有陌生人进入,稍稍抬头看了一眼,复又垂下。
刘兴走到东边那间屋,卷起厚重的门帘。
我吃了一惊。
只见一个梳着辫子头的女人正跪在地上给另一个披头散发目光痴呆的女人洗脚,那辫子头女子一边给她洗脚一边唱着歌儿,脏污覆住了左半边脸。
“陆香瑶?”我不确定地叫了一声。
另一个痴痴呆呆的女子,是……郑永宁么?
无戏蓦然沉下脸,搂住我腰的手倏地一紧。
辫子头女子回过脸来,傻乎乎地朝我笑了笑,果然是陆香瑶,我捂住小脸,她居然没有死?那穿越时的爆炸,居然没让她死?
陆香瑶像是完全认不出我一般,旋即又回头给人洗脚,鼻子里哼着小曲儿,摇头晃脑。
“她怎么了?”我回头问刘兴。
无戏沉下脸,“你想干什么,为何把我们带来见她?”
“皇上千万不要误会,刘兴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刘兴带娘娘来此,只是想告诉娘娘,这世上果然是有报应的,陆妃娘娘她已经得到她应有的报应了,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是她把以前所做的一切都告诉我们了,原来我父母的死、还有永宁公主之所以这样全都是她害的,哎,老天爷果然是长眼的,如今是让她还债来呢。”刘兴叹了口气,“陆妃娘娘现在每日都伺候着永宁公主,她们俩虽然痴痴呆呆的,可我感觉活得比以前快活。”
“那你呢刘兴?”我望了他一眼。
“我发过誓跟随陆妃娘娘一生一世,我就一定会留下来照顾她们。”
“刘兴!”我微笑着看了他一眼,“你比那些所谓的大侠更像大侠!你是个真男人。”
“娘娘过奖了,刘兴不过是一介山野村夫,根本配不上陆妃娘娘或任何女子。”
“陆香瑶错失你,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损失。”我叹了口气。
回宫前,我再三推给刘兴一点银子,权当尽尽心意。
回程的路上,无戏笑着说我变了。
他说若是换了以前的我,定会把陆香瑶接回长公主府。
我笑了笑,倚到他怀里低语着,经历这么多事人怎么可能一成不变呢?
若是天意安排陆香瑶回来,或许就是为了偿还她以前欠下的债,我又何必再去多此一举呢?
老天必然是有它的用意,就像我长公主府里那票美人们,他们如今过得既平静又美好,我何必再去打扰呢?有时候,可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分割线分割线分割线********
三年后
春季
御花园内,花红柳绿、蝶舞蜂喧,花间百蝶穿梭、景色宜人。
庞华安一路撑着把小油纸伞、用力掀动扇子,一个劲道,“主子呀,万岁爷,您慢点儿!还是奴才扶着您走吧。”
“不必!”穿着一身紫色锦袍、背负小手的亦云迈步向前。
一入芳华亭,几位被贬为宫女的妃子才人们便急忙上前给他行礼,“叩见皇上。”
小亦云一挥手,“庞公公,宣召。”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刻日起清扫后宫废妃,一律遣返原户籍地,或送嫁其余大臣,钦此!
“皇上,奴婢……”
“你不必多说!你就是如秀是不是?即刻给朕收拾一下出宫!朕告诉你,朕现在是皇帝,你们这群给父皇废除的妃子,留在后宫里实在是不合时宜。朕过几日就要号令全国,让他们送秀女入宫啦,留着你们这批老家伙做什么呢?”
恭妃小寒了一把,无语地望向亦云。
这么小就要选秀女……似乎还没到法定年龄。
“你们这些人,谁要是胆敢与朕的娘亲作对就是与朕作对,与朕作对的后果,哼哼,你们将来就会知道。他朝一日,朕总会掌握实权,谁忤逆朕,朕就第一个要谁死!同诛九族!”小亦云阴阴森森地望了恭妃一眼,“你可以不惜命,但朕相信你还有几分孝心,舍不得连累家人吧。”
恭妃娘娘无语地望着小皇上。
“庞公公!”
“奴才在!”
“立刻再给朕拟一道旨,朕要号令天下,让朕的子民们,把他们今年四月出生的新生女婴全给朕送入宫来!”
庞华安也寒了一把,搞不懂这位小皇上要女婴干啥呢。
“不必多问,照着做就是了!”某皇帝跨着小步子耀武扬威地离开芳华亭,出了亭子,眼见没人,于是一溜烟儿小跑,顺着九曲拱桥向前,直到看见一抹颀长的白色身影。
他高高兴兴地扑了上去,“爹爹!”
“怎么样?”
某皇帝用力点点头。
“哈哈,好,做的好儿子。”。
“爹爹虽然讨厌,每次都要和云儿抢娘亲,不过也算是云儿第二爱的人了,爹爹要云儿办得事,云儿当然会去做啦。”小亦云人小鬼大地扬扬拳头。
无戏很无语地看了儿子一眼,抱着他转身,自言自语道,“去看看娘亲吧。”
“娘亲这两天很恼火呢!”小亦云挥挥拳头。
“呃,因为你们不乖。”
“才不是,是爹爹不乖,娘亲告诉云儿她又有了。”小亦云噗噗笑道,“娘亲昨日还说,这回再不给云儿添个小妹妹就不生了。已经有亦墨、亦寒两个弟弟了,云儿不要弟弟了。”
“这个……也不是爹爹可以控制的是吧。”无戏呵呵笑了数声,抱着儿子愈走愈远,声音也愈飘,愈远……
“儿子,听说你下旨全国,召本年四月出生的女婴入宫?你想干什么?”
“爹爹你说呢?”
**********分割线分割线**************
“哇哇!”
“哇哇哇!”
“哇哇哇哇——”
“呜呜——”庞华安看着堆满朝华殿偏殿内的众多小女婴,他也要哭了。
皇上到底要干啥呢?他小小的身影埋在婴儿堆里不辞辛苦,卯足劲把小女婴们一个个翻转身脱衣裳窥其背。
“没有!”他随手丢过一婴孩,张标伸手矫健地接住,递给一旁的太监送出朝华殿外。
小皇帝挥了把汗,转眼看向爬跪在一边的太监宫女们,吼了,“都闲着干什么,上来一起看呀,但凡背上长有凤凰印的都给朕个别拎出来!”
“是,皇上!”
“朕一定要找到你个混球!”他嘀嘀咕咕道,“等着吧你……”
某皇帝唇角边扯出一丝连他也体会不出的邪恶笑意,见者心惊。
数个时辰后,小皇帝挺着小肚皮仰躺在朝华殿内,气喘吁吁地抹着一头汗水,“可恶,居然一个也没有!庞华安。”
“奴才在。”
“你去给朕好好查查,到底还有没有漏网之鱼!”他恼火地一握小拳头,“我就不信,翻遍整个地头找不着你。”
“是,皇上。”庞华安欲哭无泪地退了出去,心中暗自嘀咕,小皇帝怕是中了邪了,赶紧回报皇太后比较妥当。
**
春意融融的午后,庭院内柔和的风儿吹过敞开的木刻窗棂,闲散地落在我榻前,温柔徘徊。
怀里的小东西方哺了乳,此刻倦倦地睡着了。
亦寒才五个月大,比起当时的亦云、亦墨,身子骨好似单薄了些。
一岁半的小亦墨坐在软榻前的毛毡上,手里抓着一堆玩具乱扔乱扔。
我垂下手,轻轻摸了下他的小脑袋,把他抛到一旁的小球儿拾到身边。
小皇帝兴匆匆地奔了进来,脱下外罩的小马褂,咚咚咚咚跑到我榻前,用力一扑,“娘亲!”
“哎呀,你到哪里疯去了,怎么弄得一头大汗?”我抽过帕子仔细给他擦脸。
“皇上,皇上……奴才叩见太后娘娘。”乐胜跟着跑入,气喘吁吁地见礼。
“起吧,什么事?”
“奴才是代神医来找皇上的。”乐胜撇撇嘴,“神医说皇上这两日都没有去采蝶轩习武,非常之不好。”
“呃,云儿何以偷懒呢?”
“娘亲娘亲,一会师父来寻我练琴,你要代我隐瞒一下哦,云儿这两天有大事要办呢。”他晃着我的袖子不迭声叫道。
“你的大事不就是找你的宿敌宝宝?”我哼了一声,“还能有什么好事儿?”
小云儿呵呵一笑,“好啦娘亲,就帮云儿一次嘛。”
“娘娘,娘娘!”赵德恭兴匆匆而来,“好消息,太皇太后这两日就要从万金大庵回来了,她老人家听说三殿下日前受了点风寒担心的不得了。”
“哦,现在没事了。”我摸摸小亦寒的小脑袋,笑笑,“她老人家也该回来了,都出去两三个月了,真是个老顽童。”
“老祖宗是觉得呆在府里看着王爷来气呢。”赵德恭跟着笑道,“她老人家疼爱娃娃姑娘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儿,就王爷看到人家头疼得一直想跑……”
“是哦,好久没见娃娃了。”我摸摸小亦云的脑袋,“是不是忙着驯服弧月呢,呵呵……”
“娃娃姑娘真是个误落凡尘的小仙女呀,简直是人见人爱,嫌人家东嫌人家西,还说她什么都不懂就是个白痴,唉王爷他就爱闹别扭。”赵德恭哼哼道,似乎也给这娃娃小美女虏获去了。
我哈哈大笑,“弧月真是可怜。如今身边的人一面倒向娃娃,他呀,真是众叛亲离了,我倒要看看他还能死撑多久。”
“娘娘,邵夫人来啦。”
“快请进来。”
“娘娘!”乐雪抱着一个娃儿兴匆匆入门。
“好乐雪,快让我看看你,听说你生了个女儿,我本想去瞧瞧你,可是寒儿又病了,自己这身子又不大争气……你看这事一耽搁,就搁到现在。”
“娘娘快别这么说。”乐雪笑着在我榻边坐下。
“怎么没见子崇呢?”我在她身后看了看。
“别提了,前两日这破孩子趁我和他爹没留意,自己偷着骑马,结果摔了下来,把腿扭到了。娘娘我都头痛死了,这孩子就像个泼猴似的好动的不得了。”
“哈哈哈。”我笑着推了她一把,“小孩子本来就好动,多看着点吧,让我抱抱你女儿呀,呜,你真幸福,生了一男一女多好呀。”
“呀娘娘说笑呢,多子多孙多福气,娘娘才幸福哩。”乐雪把女儿递给我时,冷不防半途伸来一只小手,用力把小贝比抢了过去。
这小云儿可怕兮兮地剥开乐雪女儿的襁褓,大吼一声,“我终于找到你了!”
“皇上,怎么啦?”乐雪给他吓了一大跳。
我哭笑不得地望着儿子,伸手拽过乐雪小手,“别管他随他吧,乐雪呀,说不定当初咱们一句戏言就要成真了。”
“什么戏言?”
我笑而不语,一旁的小云儿正露出一脸可怕邪笑对着乐雪纯洁无暇的女儿,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皇上要干什么?”乐雪有点担心地望了一眼抱着女儿的小亦云。
“云儿,抱过来给娘看看。”我朝儿子招招手,接过乐雪的女儿,低头一望,眼睛瞬时湿润了。
像,果然是像极了。
无戏说的极对,宝宝果然与我们有缘,就算隔得再远,终归还是能重遇的。
“娘娘你怎么了?”乐雪有些担心地望着我。
“没事儿,我这是高兴呢。”我吸了一口气,轻捏小宝宝的粉颊,“对了乐雪,给孩子起名了么?”
“起了。”她用力点点头,含笑望着我,“叫邵宝宝呢,这名字好么,娘娘?”
“好,好极了,好得不能再好了。”我捏着乐雪的小手微微一笑。
“娘娘,刘画师来了。”
“嗯,传吧。”我捏捏乐雪的小手,“我要画张全家福叫人寄给我远在他方的家人呢。”
“好啊娘娘,乐雪心想,您家人看了定然会很高兴的。”
“我想也是。”我淡淡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想……叫老头做点些微小事儿,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
数日后,谨遵医嘱的无戏陪着我缓步徜徉在花园内,我再一次忿忿警告他,“这回要不生个女娃儿,你下次就别想再生了!”
“这个……实在不是寡人可以控制的。”他挺委屈地望了我一眼。
委屈,我还委屈呢,哼!我瞄了他一眼,突然笑了笑,开心地偎到他怀里,“昨个我找你师父天机子谈话了。”
“呃,你寻得到他?”
“我自然寻不到,不过咱们云儿有办法就行了。”
“你找他作甚?”
“我让他送信呢。”
“哦,那副画?”无戏点点头,“师父他答应了?”
“他敢不答应?”我撇撇小嘴,“没见过做神仙做成他那样可怜的,哈哈。”
一阵暖风扑面而来,我朝他身边偎了又偎,“你这个太上皇做的可真是清闲啊,难为无忧和无焰二人整日埋在卷宗里奋战。”
“也该我清闲清闲了吧。”无戏眯着亮晶晶的眸子,笑得十分愉悦,“我都辛苦好多年了,该轮到他们顶上了,哈哈,等咱们儿子大了,再分担不就是了。”
“前两天姨娘来看过我,说杨家出了桩翻天覆地的大事儿,原来忠宝竟不是姨丈的亲子,姨丈气得险些仗毙华氏,好在给姨娘拉了下来。”
“那此刻她们母子还住在杨府?”无戏低头望我。
“大概是吧,姨娘看他们可怜就收留了下来,只是二房做不成了,搬去了下人房,糊口饭吃罢了。”我耸耸肩,“听说姨丈受了此刺激后,总算是清醒过来,待姨娘和几个姐妹不比以前苛刻了。你说,这是否冥冥中都有天意安排呢?”
“我想是的。”无戏点点头,“姨娘积善积德,老天爷自然不会怠慢她。还有一桩事儿你一定不知道,府上的王巧绿下嫁冷堡中人,咱们以前遇上过得,金风玉露四刹之一,冷金。”
我哼了一声,“早就觉得这王巧绿有古怪,果然是和冷堡有丝丝缕缕关系的人。”
“江湖上的事儿咱们听过就罢了,不去管,只要不是玩得太过火,寡人懒得理会。”无戏低下头,在我头顶上浅啄一小口。
“嗯。”我偎到他胸口轻声细语地问,“过两日雅丽妹妹要出嫁了,我打算送一份大礼给他们夫妇,毕竟刘云他也跟了你好多年,咱们不可待薄了他。”
“好,你拿主意吧。”无戏漫不经心地伸手抚上我隆起的肚腹,“只要你高兴,让我做什么都行。”
“云儿执意要宝宝留在宫里呢,你知道不?”
“知道。”无戏点点头。
“他这霸道的性格就像你。”
“我霸道么?”无戏弯下腰,抵着我的前额笑眯眯地问道。
“霸道!”我点点头,轻轻踮起脚尖,嘟起的唇迎上一片火热。
满园芬芳,春意喧闹。
这美好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呢……
【全文完】

以上就是关于暴君的粉嫩娘亲的全部内容,相信你一定会非常满意。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wenxue/article-177132-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要思捷
      要思捷

      百度申诉根本没有用,投诉多少回也不回复

      • 王燕红
        王燕红

        很受用啊 。。。。。。。

    • 唐致政
      唐致政

      呵呵 我看的 吓我一跳 有换友情的么

    • 栾涛
      栾涛

      电商户外看过文章之后认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电商*敏感词*会

    • 刘一鸣
      刘一鸣

      哇。是好事 还是坏事呢

    • 万睿
      万睿

      你博客打不开了

    • 赵子菱
      赵子菱

      试试哈 第一次这么近。。。

    • 尉佗
      尉佗

      这个方法好像挺不错的,过几天再试试,谢谢松哥。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