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奴花清晨?爱奴花清晨久久网下载?爱奴花清晨著花清晨?爱奴(悦读纪·超人气作家花清晨继《寻爱上弦月》后3年磨一剑,再次出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7 02:11:10 来源:网络整理

你是否正在寻找关于爱奴花清晨的内容?让我把最俱价值的东西奉献给你:

爱奴花清晨_爱奴花清晨久久网下载_爱奴花清晨著花清晨

第一章 绝色无双
n屋内,一旁的暖炉不停地吱吱作响,炉口徐徐地升着一股极淡的轻烟。屋内陈设极其简单,除了一张床一张桌一把椅,便是那依墙而立的一具木制的简易书架,书架之上整齐排放的书,被主人细心收拾得纤尘不染,雪白的鸡毛掸子正静静地竖立在一旁。
nn屋内执笔作画的夏品妤,早已被暖气映得满面通红,仍聚精会神地盯着眼前的画
n蓦地,她停下笔凝望着画中的金边睡莲,微微蹙了蹙眉。
n金边睡莲花美且花期早,时与芍药相遇,依白虎国的气候不适宜培育那池金边睡莲。天下人皆知白虎国的王上奢侈无度,被他看上的东西是一定要弄到手,因而那池睡莲也是王上前些日子花了重金,命人从四季宜春的朱雀国千里迢迢弄回的。
nn整个云虎城的王宫内,共有三处温泉池,一处是王上的寝宫飞云宫,另一处是众嫔妃蒙受恩宠的玉华殿,最后一处便是王上用以寻欢作乐的玉池宫。为了那池睡莲,王上还命人在玉池宫内另修了一方清池,以栽培那池金边睡莲,这样便提前见着那睡莲花开。
nn昨夜她当值玉池宫,在宫内的清池内有幸能见此金边睡莲,那莲花或淡黄或淡粉或玉白,不似御花园内的普通莲花,它的叶子平整地躺于水面,叶边微微竖起,泛着奇特的金色。细观之下,秀雅绚丽,姿态柔美,极富韵味。她当值完后,还伫立在池边观赏了许久,多时,方才发现自己逾矩了。
nn回到自己的屋内,便摊开纸墨,细细地描绘记忆里的莲花。
n夏品妤深叹了一口气,轻咬了咬樱唇,喃喃自语,“清泉无色,莲叶翡绿,却独不见金边,何谓金边之莲?若是有金粉该多好……”
n“品妤姐,念叨什么呢?”
n此时正值寒冬,窗外白雪纷飞,酷冷异常。随着那一声清脆之音轻唤,屋门之上的门帘被人掀开了,简陋的屋内虽是挂了重重门帘,点了暖炉,却依旧挡不住那逼人的寒气,肆意的寒风卷着晶莹的雪花飞进来。
nn夏品妤见着眼前正忙着收伞的俏丽小丫头,淡淡地回道:“哦,含烟,没什么。”
n含烟举着一双被冻僵的小手,在暖炉上取暖,撅着小嘴道:“品妤姐,我真是很羡慕你,这么冷的天,能得到娘娘赏赐的暖炉,我们就没这个命。”
nn夏品妤偏首望了一眼那个暖炉,不禁嘴角微抬。
n昨日王上在玉池宫内赏莲,龙心大悦,当下便宠幸了陪同的闵淑妃,还封赏了一个极为珍贵的镶玉暖炉。尔后夏品妤正巧伺候闵淑妃沐浴更衣,闵淑妃嫌弃屋内原本的香炉过于陈旧,便打赏给了夏品妤,其实这么体贴宫人,也是为了讨王上欢心。
nn炉中的炭火已快燃尽,待烧完了这最后一块木炭,这暖炉便可收起了。这样贵重的物品并非身为宫女的她所能用的。
n含烟一屁股坐在方椅之上,哀声连连,“唉,品妤姐,我真不想出宫去,这么冷的天……”
n夏品妤从尚未完成的画卷之上收回目光,对含烟疑道:“出宫?”
n含烟叹一声,道:“唉,方才王公公不小心打碎了花贵妃最钟爱的镜花堂的幽兰香粉,怕这事捅到花贵妃那儿,免不了一顿责罚。唉,最可恨的是,他将出宫去镜花堂买香粉的事安在了我头上……”
nn夏品妤一边听着,一边专注着眼前的荷叶边该如何勾画才好,“那你还不快去,还有空上我这闲聊,难道要等花贵妃发现了,你才去?”
nn“品妤姐……”含烟哀怨,“人家只是想和你说说委屈罢了,你不想听便算了,含烟去了。”
n“嗯。”夏品妤轻应,没理会离去的含烟,仍是注视着眼前的画。
n金边睡莲?要怎样才能让这叶子边缘变成那黄金一般的金色?唉,金色调了多时却怎么也调不出。
n倏地,夏品妤似乎想到了什么,偏首张望,含烟已出了屋子。她抓起挂在一旁的披风,推开门帘,迅速追了出去。
n那一阵刺骨的寒风让夏品妤不禁哆嗦了一下,瞧见不远处的含烟,立即出声唤道:“含烟,等一下。”
n“品妤姐?”含烟撑着伞,回转身却见前一刻还是冷漠的她,这一刻正冒着风雪向自己小跑过来。
n品妤追上了含烟,微微一笑,道:“含烟,我替你去买。”
n含烟不敢相信方才一味着赶自己离去的品妤姐,竟会主动提出帮自己出宫去买那盒香粉,一时间激动得不知如何言语,“啊……那……好……”
nn“令牌给我。”品妤轻道。
n“哦,那品妤姐,那就劳烦您了。”含烟开心地从袖袋中摸出一面令牌及一个钱袋,小心翼翼地交给了夏品妤。含烟心道,其实品妤姐出宫去买那香粉,会比自己前去要牢靠得多。“品妤姐,还有这把伞也给你。”
nn“嗯,快回屋里吧。”夏品妤轻点了一下头,接过伞便往宫门方向迈去。
n
n雪下得不多时,所以积得不深,行走在上面,只留下浅浅的脚印。
n出了宫门,向东走了两条街,没多远便瞧见了京都内最负盛名的镜花堂。夏品妤撑着伞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儿便进了店内,选好了花贵妃所用的那盒香粉,。
nn因是雪天,夏品妤很细心地交待掌柜用厚纸将那盒香粉包好,装进了自己贴身随带的布囊内,付了银两,便出了店门。
n从前自己便不是多事之人,往后也不会是多事之人。
n今日能反常替含烟出宫买香粉,只因为自己有私心。身为宫女,虽说入宫年岁稍长,在众宫女之中,也稍有些权势,但若想出那道宫门,也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含烟奉命去买香粉,定是得了出宫的令牌,为了那张未完的金边睡莲图,借着他人的不愿而替之,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nn
n聚墨轩是城内最大、品种最全的墨宝行。
n平日里,夏品妤别无他好,除了研究医书之外,偶尔会一个人静静地写写画画。宫内的墨宝未得主子们的允许,自是不敢擅自动用。因而每月都会趁着出宫办事,顺道来到聚墨轩选取自己的所需,也算是这里的熟客。她曾见过聚墨轩有卖过金色的水粉,异常珍贵,价格也是不菲,听闻是从金碧皇朝进货至白虎国,不知店家是否有存货,或许自己的那张睡莲图可以了无遗憾。
nn“品姑娘,今儿您需要些什么?”店主吴老一见是夏品妤,立即热情招呼。品姑娘是店主对夏品妤的尊称,因为吴老只听过旁人唤过她的名字,不曾得知她的姓氏,便以品姑娘相称。
nn“吴掌柜的,客气了。想请问一下,贵店是否有金色的水粉售卖?”夏品妤细语道。
n“品姑娘,算您运气好,我这刚好还有最后一份金色水粉,待立了春,老吴便要去皇朝补货了。”
n夏品妤一听,便眉目舒展,很有礼地对吴掌柜谢道:“吴掌柜的,那麻烦您了。”
n虽说夏品妤未有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但凡见过她的人,都会被她身上那种淡然的气质所吸引,脸颊处的两个小梨窝,也让其人看上去甜美一些,因而掌柜对她印象极深。
nn“品姑娘,喏,您打开来瞧瞧。”吴掌柜将以木盒所装金粉递至夏品妤的面前。
n夏品妤一见那金光闪烁的色泽,便轻点了点头,柔声道:“多少钱?”
n“品姑娘,五两纹银。”吴掌柜笑眯着眼对品妤道。
n好贵!
n夏品妤不禁在心中惊呼,这不过寸许大小的一盒金色水粉,竟要五两纹银,正是自己一个月的俸禄。
n吴掌柜见着夏品妤犯难的面色,心道佳人定是嫌贵,于是叹道:“这样吧,品姑娘是我这儿的熟客,这盒水粉又是最后一盒,老吴就当是半卖半送,只收您一个成本钱,三两银子。”
nn夏品妤紧捏了捏手中的钱袋,轻咬了咬下唇,望着那金灿灿的水粉,脑中想着那未完成的画,最终松了手,从袋中掏出了些许碎银,交与了吴掌柜。
nn银货两讫后,吴掌柜便目送佳人出了自个儿的店门。
n
n夏品妤低着头,左手撑着伞,右手紧紧地攥着那盒金色水粉,秀眉深锁,仍是咬着唇,往来时路走去。
n“嘶

以上就是关于爱奴花清晨的全部内容,相信你一定会非常满意。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wenxue/article-177241-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王若冰
      王若冰

      真心羡慕那么的生活。我晓得时候,社会节奏也是很慢的。但是很开心。

    • 李嘉欣
      李嘉欣

      我也是一个豆瓣的用户

    • 孙文岩
      孙文岩

      但是这个设计的的垃圾是明着,这话有问题,出的钱不多,人家最少给你拼一个并非不劳而获,一分钱一分货这个买方心里得有底。为啥10分钟就不能做出来,得2小时呢??那1000元的活,难不成得一年才满意。脑力问题并不能计时算,不要不懂装懂。当然也有部分设计师月收入上万,财大气粗几十元的任务看不起

    • 沈廷瑞
      沈廷瑞

      对啊,那时候我比较清高,现在不同了

    • 王清洁
      王清洁

      其实我觉得吧这个完全没有必要的! 等猪养肥了就宰了!以后哪个猪还敢肥?你们这些部门以后还能吃到肥肉?

    • 王明
      王明

      创业太不容易了,表示还在这条路上煎熬着。。。

    • 刘光远
      刘光远

      这一个域名得值多少呀

    • 某邑妓
      某邑妓

      松哥影响力很大啊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