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之柔以克刚?还珠之云淡风轻?还珠之兰锁君心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7 14:00:40 来源:网络整理

你是否正在寻找关于还珠之兰锁君心的内容?让我把最有价值的东西奉献给你:

第34章 更章

华光流转,半月余转眼过去,坤宁宫,安静得冷清。
“可以用早膳了,娘娘。”
凤印被剥去,失势的皇后怒气攻心下病倒十来天,“撤了吧,本宫没胃口。”皇后养病为由,免去各宫嫔妃的请安,病恹恹的身体直至这两日方才愈。
“娘娘,您可要打起精神来啊!”
皇后躺在贵妃椅上,神情有些恍惚,病愈的她,人也消瘦了一整圈,看得容嬷嬷一阵心疼,不禁叹了口气,一再劝皇后道:“娘娘凤体可不能垮了,十二阿哥还小,可还需要您照顾呢。”
容嬷嬷苦心的劝慰,皇后心如明镜,她何尝不明,缓声道:“如今,本宫除了皇后的头衔,就只剩永璂了。”语气是悲鸣,呆滞的眸光透着凄凉的泪光,说时挣扎让容嬷嬷扶起,人刚站稳,无声的泪落。
“娘娘!”
见状,容嬷嬷声音透着焦虑。
面容憔悴,皇后眼里泪光渗着不甘的恨意,“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为了兰馨那贱人,皇上当真绝情,竟如此待本宫,很好,本宫就睁大眼睛看谁笑到最后!”那恨意的目光,一闪阴霾敛去。
“娘娘!”
容嬷嬷眼睛也红了,“奴婢会一直陪在娘娘身边,一辈子侍候娘娘凤驾前。”她松开皇后的手,扑通跪地磕头,“娘娘,十二阿哥还小,为了十二阿哥将来,奴婢恳请娘娘您一定要打起精神,一定要振作起来啊!”咚咚的磕头声,重重有力,三两下,可见额头缓间红起来。
“容嬷嬷你作甚?”
一愣一慌,皇后立刻伸手去扶容嬷嬷,“快起来!”入眼是她红起来的额头,心中不禁怅然,眼圈又一红,热泪盈眶,“谢谢你容嬷嬷,还好本宫身边有你啊。”话是肺腑之言。
“娘娘好,奴婢就好。”
容嬷嬷对皇后道:“请娘娘听奴婢一劝,自古来,最薄情的莫过于帝王家,不管皇上喜欢谁,看上谁,或爱上谁?娘娘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后宫之首,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奴婢恳求娘娘不要与皇上对着干,如此一来,便无人能危及娘娘的后位。至于兰馨公主一事,娘娘您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知道的充当未闻!”
说到这里,容嬷嬷见皇后娥眉深锁,深知她听进去了,一顿继续道:“眼下当务之急,娘娘首先把凤体养好,再试机夺回凤印,稳坐皇后宝座,如此一来,地为巩固,十二阿哥登上大位的希望便近在咫尺啊,娘娘!”
一番话下来,是肺腑之言,又大逆不道,皇后听完瞳孔慢慢收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深意的眼神显出了城府,语气低沉与坚定:“为了永璂将来,本宫岂会就这么认输!”
容嬷嬷笑了,“娘娘,奴婢扶您用早膳。”只因她看到皇后的振作。然,皇后回着妩媚一笑,那苍白落魄脸上,瞬息间散发光彩微笑。
延禧宫。
无端被禁足,令妃的日子不好过,“腊梅,昨儿皇上夜宿哪宫?”每天是度日如年 ,“还是养心殿吗?”这句话,她几乎每天重复一遍。
那夜后,乾隆禁欲了半月余,期间没有临幸过一位妃子,当然,乾隆为了不让人怀疑,隔天抽空在后宫转悠一圈,纯贵妃宫他去的次数最多,这假象让后宫的嫔妃以为纯贵妃再次深得圣宠,没有人不出巴结。
可惜乾隆的宠,仅是白天而已,不过无人怀疑。
“娘娘,皇上昨个仍旧在养心殿安寝。”
腊梅言罢,令妃心头骤然一震,“这可不像皇上的作风?”梳妆台前,她照着镜面恍惚了一下,“腊梅你说是不是?”
“娘娘……”
腊梅小心翼翼回答,“奴婢不知。”她没敢说‘君心难测’,但是令妃却在窥探一朝帝王的心思。
“也是,连本宫都不明白,你一个小小宫女又如何会得知?”
心下,令妃暗暗道:“撇开皇上不在后宫夜宿不说,自己无端被皇上不待见,又被禁足,这样的事情从她侍候圣驾前可从未发生过,是否有什么她不知的阴谋,导致皇上突然厌倦她呢?”
望穿秋水等不到乾隆驾到,令妃在这半个多月里无不打探他的去向,可惜每日得到的答案,让她怎么也猜测不透,此时此刻又被自己的猜疑慌了心,“厌倦?不,皇上怎么可能会厌倦她呢?皇上常说她是后宫嫔妃当中,性情最温柔,床笫功夫最好的一个,每次都让他欲罢不卷,可是现在,就像被打入冷宫一般,是因为她怀孕,还是因为她老了?”
回答她,却是无声。
景阳宫。
“永琪永琪!”
小燕子的声音,“我看你来了。”还有大嗓门。
在抄写经书的五阿哥,闻声忙搁下笔,“小燕子!”惊眸抬起看去,在他语出一刻,只见小燕子穿着太监服冒冒失失跑进来。
“你怎么来了?”
自文案起,五阿哥惊喜的迎上小燕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话在他脑海一闪,心突然慢跳一拍,杨唇有些傻笑,“你怎么穿成这样?”
“我太无聊。”
小燕子大咧咧回答:“金锁明月彩霞她们整日逼我抄写经书,快把我闷死了!”还有抱怨,“你又不来漱芳斋看我,所以我只好穿了小凳子的衣服,偷偷溜出来找你。”
听小燕子这么一说,五阿哥一把拉过她手,“你是为了看我,所以偷偷溜出来的对吗?”紧紧抓着,慢一拍的心,扑腾乱跳起来,以为小燕子跟他一样心思,可惜不知会错意。
“哎哟,痛!永琪你干什么?”
吃痛抽回手,小燕子露出不明的眼神对视五阿哥,“不要拉拉扯扯的,你抓痛我了!”是答非所问,之后自顾走前案几,她摘下太监帽坐了下来,“永琪你都不知道我在漱芳斋快无聊死了?”一再的抱怨话已经转了话题。
掌心落空,伊人远去。
残留的暖意不再温存,五阿哥有些失落的神色显在俊颜上,“我知道的小燕子。”
他走前她,“天高任鸟飞,小燕子是一只关不住的燕子,不可以没有清新的空气,不可被折去翅膀囚困,否则会窒息,这些我都知道的小燕子,可是我们还在禁足啊,所以小燕子再忍忍吧!”
五阿哥劝解时,小燕子拿起茶盅倒水喝,举止粗鲁,待他说完,她已经连续喝完三杯水,接话道:“知道你又不来陪我玩?皇阿玛不来看我,令妃娘娘也一样,而且连漱芳斋的大门皇阿玛还派人看守,把我当囚犯一样关着,什么意思嘛?真是气死我了!”
“小燕子我......”
“哼!都怪那个兰馨!”
说到这里,小燕子高音的语调喷出怒火,不给五阿哥解释的机会,打断道:“要不是她,我们又怎么会被皇阿玛禁足?”
小燕子将过错归在兰馨身上,“还被皇阿玛罚抄经书,写得我的手都快要断了!还有紫薇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金锁那丫头都担心死了,天天在我耳旁叨念,还在那哭!”
这时,五阿哥在小燕子身边坐了下来,“兰馨只是被皇阿玛宠坏了,一时恃宠而骄而已,你别气了。我想好了,等皇阿玛下朝,我们一起去认个错,相信仁慈的皇阿玛会原谅我们的。至于紫薇,晚上我去西苑探一下,你就留在漱芳斋等我消息吧。”
听到这里,小燕子先是不依,“不行,我也要一起去。”不过在五阿哥的劝说下,最后还是答应,“好,那我在漱芳斋等你消息。”
最后,五阿哥陪小燕子回漱芳斋换衣服去见乾隆,不过在那之前,五阿哥用身份打压了漱芳斋看守的侍卫,说一切后果自负,他们不得不妥协放行。
至于紫薇,她在西苑过得战战兢兢,彩蝶的死打击了她,“贱婢彩蝶在公主膳食里下毒,此等胆大包天,大逆不道的罪行,赐死丢弃乱葬岗!”
那夜发生的事,乾隆虽然秘密处死了彩蝶,但同时也给出了这么一个说法。
“彩蝶是不是被冤枉的?”
然,紫薇一直心存怀疑,心想:“这么善良的她,怎么会对公主下毒呢?”思忖同时,她偷偷瞄了眼兰馨,见她面色不好,误以为是被下毒导致身子还没恢复过来,不禁矛盾,“真的是彩蝶真?”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太监的传报声,瞬息打断紫薇思绪,“皇上驾到......”她回神与西苑所有宫女太监行跪拜之礼,“奴才、奴婢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案几前,兰馨静如处子坐着,没有半点起身迎接乾隆的意思,脸上也早已没有昔日温柔的笑容,那夜后,她整日郁郁寡言的冷漠,乾隆每每瞧着揪心,知道她无法原谅他,但他不后悔那夜要了她,让她彻底成为他的女人。
“兰儿自入宫以来,还未曾出过宫,不如朕明日陪你出去走走可好?”
走前兰馨,乾隆在她一旁坐下,在这之前,除了籽儿站立在兰馨身后,吴书来已经将所有侍候宫女太监赶出殿内,包括紫薇在内,而他去御膳房传膳。
有些呆滞,兰馨以为自己听错了,看乾隆静静等待她回答,不禁心念一动,“出宫?”冷漠的语气,满是不确定的怀疑,可对乾隆来说是惜字如金,他闻言立即点头,“是的,出宫!”
再次确定,兰馨这才知道没有听错,略微点头,但并不语,心里稍微思索:“重生来,她还没看过外面的世界,与其整日像坐牢一样被关在西苑,倒不如跟他出宫,如此一来说不定还可以趁机逃离这个霸道的男人!”
这样的想法,兰馨暗暗一颤,“呃,逃离吗?”她心脏突地噗噗跳,“或许这是个好机会,让她远远逃离这座吃人的皇宫,逃离身边这个男人!”
收敛小心思,兰馨极力控制情绪,“好。”依然是冷漠的语音,倒是乾隆听完流露出欣喜的神色来,“那就这么定了,朕明早来接你。”话里也难掩喜悦。
在他话落,吴书来传膳回来,“启禀皇上,启禀公主,可以用早膳了,。”然而,待两人用完,殿外传报五阿哥与还珠格格求见。
乾隆还是召见了他们,“你们见朕有什么事?”之前的喜悦已不在,是严肃的面容。
“皇阿玛。”
两人先是给乾隆行跪拜之礼:“儿臣,小燕子给皇阿玛请安。”再道来途,“皇阿玛,我和小燕子是来给您请罪认错的!”
五阿哥先开口说道:“经过这半月的闭门思过,儿臣与小燕子深深感到很对不起皇阿玛的宠爱,是我们不懂事,是我们有负皇阿玛所期望,恳请皇阿玛原谅我们。”
五阿哥话落,捅了捅小燕子手臂,她立马会意一样,红着眼看乾隆,“是啊皇阿玛,小燕子知道错了。请皇阿玛原谅我这一回吧。”
说时一副可怜的样貌,小燕子甚至还磕起头来,“皇阿玛......”还有哭出声,“以后我会乖乖听你的话,认真跟纪师傅学习,不贪玩,不抓弄纪师傅,做个合格的还珠格格,不给皇阿玛丢脸,求皇阿玛原谅。”
扫了两人一眼,乾隆浓眉蹙起,见两人诚恳认错,犹豫下道:“好啦,哭哭啼啼像什么样,朕原谅你们,都起来吧。”
一听,两人惊喜显在脸上,齐齐起身,“儿臣、小燕子多谢皇阿玛不罚之恩。”还有暗自高兴,尤其是小燕子,她想:“永琪你说对了,只要我乖乖认错,皇阿玛就会原谅我们。”
在来的路上,五阿哥交代小燕子按照他的话去说,只要认错,不许骂人,不许闹性子,乾隆就会原谅他们。
为了自由,小燕子只好听从。
“朕原谅你们,不代表朕不惩罚你们!”
乾隆话一出,两人愣怔,“皇阿玛!”脸色即变,惶惶然的,“您不是原谅我们了吗?”
五阿哥问,小燕子咐言:“是啊皇阿玛,难道你说话要那个什么,吐出来,又吞回去吗?!”
“是出尔反尔,小燕子!”
不会成语的小燕子把五阿哥急了,脱口而出后额首请罪,“皇阿玛,小燕子没别意思,您也知道不会成语的她,经常把成语拆开来说,请您原谅她的无过。”
“哼!小燕子你是该好好跟纪师傅学习,连句成语都说得颠三倒四,丢尽皇家颜面!”
黑着面色,乾隆龙颜不悦:“禁令朕可以收回,但是必须把经书完成了,朕到时亲自检阅,你们两个可听清楚了?”
禁令解除,惩罚依旧,两人见乾隆君无戏言,又动怒了,都不敢再吭声,齐声应道:“是,皇阿玛!”
然,坐着乾隆一旁的兰馨,看戏的目光望着小燕子跟五阿哥,本是思绪如浮云乱飞的她,突然微微勾唇,开口道:“还珠格格,五阿哥,明个皇阿玛和兰馨出宫游玩,人多热闹,你们要不要一起去?”是柔声与友谊询问两人。
兰馨想,有小燕子这闯祸精在,或许更有助她逃离也不一定。
“兰馨你和皇阿玛要出宫去玩?”
“什么?出宫?我去我去!”
五阿哥怀疑的问,而小燕子直点头,叫嚷道:“皇阿玛,你也太偏心了,出宫也不带上我!”她对乾隆撒娇,摇曳他手臂,“我都半个月没出宫了,我也要跟着去,皇阿玛你就带上我吧!”
兰馨的话,在乾隆意想不到之外,但在她脸上看不出表情,心里再不愿,但是她开口,最终还是点头答应,“那就一起吧。”
小燕子兴奋得叫欢呼,“耶,皇阿玛万岁。”
“紫薇,给还珠格格和五阿哥看茶。”
兰馨偏头对站在籽儿身后的紫薇叫道,把她一愣,“是,公主。”在她沏茶时,兰馨招呼小燕子与五阿哥入座,“你们也好久没陪皇阿玛说说话了,兰馨正好有些泛,就先退下了,你们陪陪皇阿玛吧。”
兰馨说完站起身,而这时小燕子才发现紫薇一直在殿内,一顿看向她大步走前拉过她手,“真的是你紫薇?”还有五阿哥急切的话,“紫薇你还好吗?”
“是我小燕子,我很想你,你过得还好吗?”
回握小燕子的手说完,紫薇已经是泪人,又对五阿哥道:“我很好,五阿哥,金锁和你们都还好吗?”其实她想问尔康怎么样了,但她这一语双关,五阿哥是听出来了,“不用担心,大家都很好。”
看似感人的画面,都被兰馨漠视了,她带着籽儿头也不回朝寝室去,然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乾隆呵斥声,“你们当朕不在吗?都给朕闭嘴!”还有杯子摔在地上的声音,“身为格格与一个奴婢拉拉扯扯,像什么样?!”碎声与怒声远远飘进耳畔。
寝室内。
“籽儿。”
“奴婢在。”
“你去把他平时赏我的银票全部拿出来。”
“是公主。”
籽儿欠了欠身,再道:“公主您是要带着明天买东西吗?”末了在心底犯咕,“皇上赏公主的银票几千万俩多,公主要全部带去?”疑惑的话,在看兰馨倚在窗棂前晃神时,便咽在肚子里。
兰馨此时心底七上八下的忐忑,想着能否逃离成功,若是失败了,又将会面临怎么样的结局?

以上就是关于还珠之兰锁君心的全部内容,相信你一定会非常满意。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wenxue/article-177367-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徐志摩
      徐志摩

      这个确实可操作,正好我有一个不错的主机域名,可以尝试做下,o(∩_∩)o 哈哈!

    • 远藤雄弥
      远藤雄弥

      多多互动,可以带来流量,也可以学到ihenduo东西!!

    • 张明玄
      张明玄

      我也在玩微信公众平台,就是爱宝宝母婴学堂,专注早教,育儿等方面,多多照顾

    • 田宏
      田宏

      以后常来哈,多多走动,多多交流。

    • 薛稷
      薛稷

      很多都是看了就一笑而过的

    • 郭晓宁
      郭晓宁

      APP谁不想搞呀。一没技术,二砸不起钱。

    • 杨宇宙
      杨宇宙

      其实做淘宝,价格并不是主要因素

    • 嘉雅
      嘉雅

      不错的方法 感谢分享!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