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的主线生活?重生之女配更配?贵女女配求上位最新章节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7 18:07:45 来源:网络整理

你是否正在寻找关于贵女女配求上位的内容?让我把最内涵的东西奉献给你:

之正文59/请继续关注*
徐蛮带着丫头婆子们要往回走,忽然感觉到身边的香椿直打哆嗦,便侧头一看,见这孩子嘴唇都抖了,不由好笑道:“你怎么了?”
“翁……翁主……”香椿害怕的揪了揪衣服,道:“翁主刚刚唱的是啥?怪渗人的。”
徐蛮神秘一笑道:“劝魂轮回……”
刚说完,徐蛮明显感觉到香椿抖的更厉害了,连与自己的距离都悄悄分开了些,心下大乐,当场也笑了出来,到把香椿给笑傻了,整个人木愣愣的看着徐蛮,不知道她在笑些什么,徐蛮瞧她那样,更憋不住了,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这么一笑,原来对黄琇莹的怨气也少了不少,相信有很长一段时间,黄琇莹都不敢再招惹她了。
回到屋内,徐蛮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忽然想起这屋子里,曾经待过的人,曾经发生的事儿,又想着自己的乳母年氏与辛嬷嬷都因为失察之罪,被遣出了公主府,乳母年氏还算好,毕竟出去了,就是自由身,母亲也念着她照顾自己一场,给了些银两,算是荣养了。而辛嬷嬷因为是从宫里出来的,这么出去,不但面子连里子都没了,不过听说秦太美人将其要了过去,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
如今她屋子里不会再有乳母,管事嬷嬷到会重新选过,教养嬷嬷又要再从宫里召来,母亲怕是会比之前更加重视自己,以后想要清闲,怕是不能了。
“那关氏与珊瑚现在怎么样了?”徐蛮没有回床上躺着,反而走到软榻边坐下,看着窗外已是绿意盎然的景色。
香椿搓了搓手,低头站在了一边,欲言又止。
“说吧。”徐蛮摘了一片偷偷溜入窗内的绿叶,嫩嫩的,仿佛能溢出水来。
香椿停顿了一下,却面有恐惧道:“其实,那两人在被抓两日之后,就突然死了,至于什么原因,婢子年幼,没有打听出来。”
徐蛮捻着绿叶的手一顿,叹了口气,这是早就明了的结局,也许若不是事情的不定性太大,也许袖桂会在事成当时就将两人毒死,眼下用了慢性毒,到是不得已了。
因着香椿年纪实在是小,徐蛮也问不到太多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便歇了心思,准备等兄长们从祠堂里出来,再仔细询问。
之前连续的两件事情,徐蛮虽然深受其害,可哥哥们也没逃脱母亲的盛怒,如今正跪在祠堂里,已经一天了,这若是平常,哥哥们还能含混耍赖,可这两件事都牵扯到自己身上,哥哥们二话不说就去跪了祠堂,还拒绝她偷偷送的食物,看来是想自己惩罚自己了。
徐蛮对此,很是内疚,却无可奈何。
因着袖桂三人都已死亡,所以大长公主和驸马并没有探查的更深入,除了察觉宫中配送的宫婢老奴中也有细作外,还隐约察觉这两起事件中,都有保守派以及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在其中若隐若现,其他书友正在看:狗一样的江湖5200。当然,关嬷嬷在外的宅子也被发现,原来宅子里一直住着她嫁人后就有私通的姘头,很多主意也都是这个老头给她出的。
关嬷嬷曾嫁的男人,是徐府一个管事的儿子,因为幼时得过疾病,身子一直都不好,两人成亲后,关嬷嬷也看不上这个男人,且她按照徐老太太的吩咐,在徐文彬身边看护,也很少回家,之后她又怀孕,就更待在徐文彬的院子里养胎,不理家事。在这段时间里,她病弱*,全|文的丈夫因为病情严重而过世了。关嬷嬷生下孩子后,与她外头的姘头来往更密,特别是入了公主府后,那简直就是肆无忌惮,关嬷嬷还特意为了这个人,在离公主府最近的平民街区买了一套院子。
据公主府的调查,这老头是关嬷嬷的同乡,之前不知道怎么勾搭上的,后来一直给关嬷嬷养着,很会甜言蜜语,老了也不尊重,不但哄着关嬷嬷给他花钱,他趁着关嬷嬷不在,勾搭附近有钱的寡妇,可谓临老临老,还春风得意。
这老头被抓之后,也知道事情**,便将徐老太太特别派了关嬷嬷从开始的监视徐文彬,甚至想要棒杀徐文彬,到后来入了公主府,原想勾带坏两位小郎,后无奈入了翁主的院子,又起了别的心思,而这一切,都是徐老太太吩咐所为。至于黄琇莹暗中买通关嬷嬷监视徐蛮,还有莫名黑衣人买通他给关嬷嬷灌**汤,让她劝着老太太给驸马纳房里人。他统统都招了。*,全|文
另外,公主府还查出,珊瑚只是普通的婢女,她完全是被同屋的密友画的大饼所迷惑,而银钗什么的,都是那位同屋的婢女给予她的,只是,如今那位婢女早就投井自尽了,线索就此断了。
此事,没过多久,皇帝得知此事经过大为震怒,在朝堂上就责令徐蛮的大伯徐文诚治家不严,让其回家闭门思过,他大司农的事物由大司农丞代管,且军粮的控制更是被典农都尉诸葛家的小叔完全掌控。甚至连徐家的祖父,原太子太傅都被皇帝委婉的称其教养不严,年老昏聩。
当晚,徐蛮看见父亲坐在花园的避风亭中举杯默饮,而母亲也不发一言,守在父亲身边,亲自帮其倒酒。
徐蛮转过身,想着最近要不要派人送些符咒之类的给黄琇莹。
待到初夏而至,哥哥们因为跪祠堂而遗留的伤痛,终于痊愈了,徐蛮看着忽然沉默许多的兄长们,心一丝丝的痛,难道说成长真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么?
初夏过去,夏至到来,待徐蛮穿上花素绫的襦裙时,才想起今年的清明,又是父亲与母亲自己去的,也不知道那无字碑今年是否还有别人前来祭拜。
炎热的夏天,并没阻碍大长公主的好心情,就在夏至前夕,皇帝亲自下旨给黄琇莹的父亲黄左将军,赐了一件好婚事,女方是边城列侯的女儿,今年二十出头,死过两任丈夫,因着常驻塞外,性格泼辣,也有人传此女前面两任丈夫都是被其无辜虐死,但因都无证据,也不过就是谣传罢了。虽说她父亲是列侯,也与大都督有些渊源,可毕竟年事已高,又无儿子,手中的势力更是被皇帝派去的几位守北的将军一步步蚕食,所以作为安抚,皇帝此次赐婚既安了北方列侯的心,又满足了大长公主想要看好戏的心理。
徐蛮还知,为了增加此女的分量,皇帝还特别赐封了其县主的身份,既然黄家留不住公主,那便送一位县主出去,也算抬举他们了。另外,徐蛮还听哥哥们说,在这位县主入京之后,大长公主还特别去见了一面,尤其向这位县主点名,黄府中那位极为得宠的姨娘,以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庶女,想必,等到这位县主嫁过去,会好好的替公主府招呼一下这两位的。
那头黄家的婚事尘埃落定,这边徐蛮也亲自去看了诸葛初清,即便大姑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别扭,可大姑父却很是欢迎她与兄长们的到来,到是诸葛家的祖母一直都没露面,据下人说,这老太太前些日子折腾的太过,是真的病了。
诸葛初清的身体因为受损严重,几次差点没了,可不知他的好友檀香从哪里找来一位大夫,看了几次,好容易留下命来,却只能躺在床上修养,有时候连喝水都需要人伺候,坐起来都费劲,其他书友正在看:奸雄天下燃文。徐蛮处于对其的愧疚,不但出钱,还让母亲帮着找来太医为其治病,自己也一改之前的避之不及,一个月当中总有三、四次会来瞧上一瞧。当然,这三、四次中,总有两、三次能看到黄琇莹,她如今看到徐蛮就如同看到鬼怪一般,特别是徐蛮“好心”的送过几次黄纸符咒,别说是在诸葛府内,就是在宫学,黄琇莹也躲的远远的,再不复从前那般殷勤,。
时间流逝,夏过秋来,公主府也渐渐穿上了秋衣,最近朝堂上保守派安于平静,反倒是皇帝的革新政策一个接着一个,特别是驸马参与的创立六部,更是一步步压制住先皇的老臣,看起来到是前景一片大好。
宫学里,徐蛮与兄长们还像平时那样生活,大皇子的企图也越加的明显,只是碍于徐蛮的谨慎,到没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淑慎因为脚伤缺了好长时间的课,而淑媛与淑敏不知道黄琇莹说了什么,也算是尽量避开自己“小说领域”,_。
立秋当日,徐蛮又来看望诸葛初清,听说他最近已经能坐起来吃些软和的食物了,她特别来瞧一瞧,顺便也带来太医专门为其诊一诊。
只是她刚一入诸葛初清的小院,就看见大姑姑与黄琇莹站在一起说话,大姑姑似乎一脸的感激,到是见到徐蛮的时候,微微有些尴尬。
“大姑姑。”徐蛮招呼一声,就准备进屋。
“翁主。”黄琇莹突然走了过来,给徐蛮行了一礼。
徐蛮站定,询问的看着她。
“表哥他现在有客,不方便见翁主。”黄琇莹迟疑的看了眼徐家大姑,小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再来看他。”徐蛮无所谓的说道,反正到时候让太医候着就是了。
黄琇莹却急急想要拉住徐蛮,满腹的话语,似是不知道如何说。
徐蛮却懒得和她一同说话,等到那位县主入了黄府,黄琇莹能不能出府还是个问题呢。
“翁主难道就真的不在乎徐家老夫人,她如今病的极为厉害,翁主既然能请得太医,为什么就不能请人为她看看呢。”黄琇莹说着说着居然哽咽起来了。
徐蛮终于明白大姑姑刚刚的表情是为什么了,原来祖母竟是病了,不过也是,书上并没怎么叙述祖母死去的时间,想必与此时也相差不远。到是书上描述黄琇莹重生后,也有请神医来救治祖母的情节,莫非已经找到了?
“祖母那里自有父母张罗,轮不到我这等小辈,若是黄大姑娘有心,听说诸葛家的老夫人也病的厉害,不如也一并担心吧。”说罢,徐蛮转身就走了,既然黄琇莹想做好人,就做到底好了。
黄琇莹与徐家大姑被她这么一说,脸臊的厉害,只能看着徐蛮扬长而去。
屋内,诸葛初清躺在床上,直听得徐蛮离去,才转头对檀香说道:“你去和那色目人说,我愿意开胸治心。”
檀香一楞,随即意味深长的一笑道:“是刚刚来的那个小丫头?”
诸葛初清靠在床头,乌发披了一身,眸子中闪出一丝亮光,肯定道:“她值得。”作者有话要说:这是垂髫之年,最后一章,下一章,妹纸十二了,矛盾也就更激烈了,表哥也更那啥了……啊啊啊,表哥,俺对不起你,为毛觉得你森森的腹黑了呢~~
感谢~~嘉阳合月扔了一颗地雷,大家不要介意的猛砸我吧,这样我会更有动力的~
[email protected]

以上就是关于贵女女配求上位的全部内容,相信你一定会非常满意。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wenxue/article-177418-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曹晓宁
      曹晓宁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古人的智慧真的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

    • 范维克
      范维克

      早就说关闭PR,终于到头了

      • 王猛
        王猛

        晚上十一点以后睡觉 我也中枪

    • 谭方平
      谭方平

      板凳沙发还在

    • 梅葆玖
      梅葆玖

      支持

    • 郑损
      郑损

      最近 百度的 把医疗关键词 贴吧 专卖 别人炒得沸沸扬扬

    • 梶裕贵
      梶裕贵

      就是玩文字游戏呗 让人比较反感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