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也缠绵?军婚撩人?盛世军婚?章节目录 怪不得他那么郁闷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8 23:19:16 来源:网络整理

本文关键词:军婚也缠绵

军婚也缠绵_军婚撩人_盛世军婚

章节目录 怪不得他那么郁闷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婚也缠绵章节目录 怪不得他那么郁闷

(女生文学 )舒娆徐徐抬眸,瞧见对面的男人正对着她微笑,晨曦背对着他,浅金色的阳光在他身上洒下点点光辉,精短利落的短发,配着最简单的白衬衫,将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的俊秀挺拔。
她不禁被他俊雅的笑容给闪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微微扬唇,勾起一抹淡淡的浅笑,回应了一句,“早。”
楼翼点了点头,两人都要上楼,他做了个让她先请的姿势,很有礼貌。
舒娆微微一怔,她当空姐这么多年,飞过不少地方,绅士也见过不少,可没有一个男人像是他这样的,明明是很斯文的动作,却做得一股子硬朗之气,她没什么文学造诣,不会形容,只感觉——很MAN!
真是奇了怪了,她以前认为当兵的人都应该是五大三粗,黑不溜秋的,可是见到楼犀之后,印象有点颠覆,可楼犀到底还是有锐气的,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场浑然有一股威慑力,而这个楼翼则让她对军人的印象彻底颠覆。
首先他的脾气很好,之前在机场两次的误会,他平白无故地受了冤屈,可从头到尾吭都没吭一声,甚至硬生生地承受了她一耳光,事后她道歉,他也仅仅是淡然一笑,这事情她怎么想怎么怪异,她不习惯欠着谁,可他这么轻描淡写,反而让她不自在了,她宁愿被他骂一顿,可她实在是很难想象他那么有失风度的样子,这个男人一举手一投足都透露着一股优雅,不像是军人,可是又浑然正气,比如眼下,他穿着黑色西裤,白色衬衫,冷不丁一瞧会以为他是某个大学的讲师呢,可那温文尔雅的表现下,又给人一股坚毅硬朗之气。
再说他对心心吧,看起来是很想严格管教的,但其实是特别的宠爱,她闯军犬基地的事情,一向无法无天的小恶魔自己都感觉到这事闹大了,可楼翼也并没有真的怎么着她,小恶魔东躲西藏是一方面,可他有心偏让是另外一方面,倘若他想,小恶魔纵使是孙悟空,也是难逃如来佛祖的神掌的,而且小恶魔还说,当她过生日的时候,她老爸肯定就不生气了,看样子还真是,看到楼翼手里拎着礼物盒,她对小恶魔是彻底服了,看来楼翼是打算对小恶魔既往不咎了,这样的宠爱堪称宠溺了。
这男人可真是够温柔的啊!怪不得那么多女人趋之若鹜呢!
呃,她不是存心八卦,可是她那天一来军营就听战士们说了啊,军艺的小姑娘们各个都对他趋之若鹜,还有小恶魔在看文艺演出的时候,也嘀嘀咕咕说,文工团的女孩子们见了他都跟蜜蜂见了蜂蜜似的!
呵呵,小恶魔虽然是比喻,可她想实际情况应该也不会太夸张,楼翼这样的男人确实挺有魅力的,要长相有长相,要能力有能力,年纪轻轻就是大校了,虽然带着一个女儿,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这也是一种格外的成熟,对于经历过沧桑的男人,女人们也是很容易趋之若鹜的。
不过,小恶魔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一个人,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给她找个新妈妈什么的,这倒是挺神奇的,他一个大男人独自带着孩子多不容易啊,再说又有那么多水灵灵的姑娘主动示好,他怎么做到心如止水的呢?
难道……他是因为忘不了心心的妈妈?
哎呀,真是常情的男人!都七年了呢!
可是……她和向樊也谈了七年恋爱,虽然一直聚少离多,可总归是七年啊,怎么下场就这么凄凉呢?
舒娆发现自己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已经不值得再想了,她下意识地摇头。
女人都是八卦的,她也不例外,她现在比较好奇于楼翼的问题,他还这么年轻,难道打算一阵单身下去吗?心心的妈妈都去世七年了,他还走不出那个阴影吗?感觉现在这个社会上,这么念旧的男人很少啊,那娱乐新闻里不报了吗,某某男星在妻子去世半年后就再娶了,而且她在飞机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个背着老婆乱来的男人,他却是这么专情?
他……该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比如……身体方面?或者他其实根本就是个GAY,当年跟心心的妈妈只是因为一夜意外才有了心心?毕竟七年前他才二十岁啊,怎么都不会是想要正常结婚生子的年纪啊!而那个时候社会风气还没现在这么开放,所以他跟他的同志爱人迫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分手了,然后到酒吧买醉,正好遇到了心心的妈妈……然后意乱情迷……再然后就有了心心……
也不知道是电视剧看多了,还是现实里的渣事看多了,总之各种狗血情节充斥进脑海,舒娆的思维开始走入怪异的弯道,而且越想越离谱。
楼翼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开始神游的女人,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出声叫她,还是继续看她径自天马行空。
不过,这眼看着就要上楼梯了,她这么下去,恐怕要出什么意外吧?
“咳……咳咳……”楼翼轻轻咳嗽两声,舒娆蓦地回神,忽然察觉到自己的胡思乱想,一下子涨红了脸,连忙道歉,“不、不好意思啊,我刚刚在想事情……”
楼翼摇了摇头,淡淡勾唇,说道,“没关系。”指了指楼梯,说道,“上去吧。”
舒娆尴尬地扯了扯唇,估计他要是不叫她,她得摔个大跟头吧?那她这辈子恐怕就要住在特种大队了!
她抬步迈向台阶,小心翼翼地走着每一步,生怕自己再出什么意外状况。
楼翼在她身后,跟着上楼,脚步微微收敛着,目光下意识地盯着她的后背,这女人给人的感觉挺正常的啊,可怎么做起事情来总是迷迷糊糊的呢?前两次在机场的事情就不说了,这现在说个话走个路都能神游半天,想什么呢?俊眉一皱,直觉她想的不是什么好事。
而走在前面的舒娆,也有点心慌,如果被他知道她刚刚想了一堆关于他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会怎么样?会不会爆发出他前所未有的怒火?虽然她很好奇温柔如他发起飚来是什么样的,但对象是她那就另当别论了!
两人各怀心事地上了楼,走到走廊最尽头的那个小房间,还没等进门,就听见里面小恶魔的咋呼声。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咱们来做运动,抖抖手啊抖抖脚呀……”
楼翼的眉头轻蹙,舒娆却是忍不住想笑,轻轻开了门。
听到门响,正在房间里活动筋骨的小恶魔豁得回头,“妞儿!”
再一看后面,兴奋喊道,“老爸!”
狂奔进楼翼的怀抱,躲了好几天终于不躲了。
楼翼低头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小恶魔,又气又笑,知女莫若父,直接将手里的礼物盒递给她,“心心,生日快乐!”
小恶魔眉开眼笑,一把接过礼物盒,紧紧搂在怀里,很狗腿地说道,“谢谢老爸!”
然后很不含蓄地当场拆掉包装,礼物盒里面是一部电子词典,小恶魔嘴角的笑容立即僵住,“老爸,我现在放寒假呀,你能不能不往学习上提?”
“我也不是很想提,可你考了倒数第二啊!”
小恶魔耷拉下脑袋,辩解道,“我已经有进步了,去年是倒数第一的。”
楼翼下颌一紧,舒娆却是嘴角一扬,差点笑出声来,小恶魔可真够愁人的啊!
小恶魔十分泄气,将电子词典往她的包里随便一塞,然后拉住舒娆的手,说道,“妞儿,我们去找小婶儿吧,我还是对你们的礼物比较期待!”
舒娆摸了摸她毛茸茸的小脑袋,笑吟吟地说道,“好吧,我们下楼去。”
“GO!”
两人手拉着手下楼,楼翼则负责善后,弯腰将小恶魔拆掉的包装捡起,丢进垃圾桶,然后带上门,随即跟上。
他已经听说了,今天她们要做蛋糕,地点自然是楼犀住的地方,有了星辰和思思的存在,那房子里的小厨房已经被充分利用上了,有了一个温馨小家的感觉。
才刚刚下楼,叶星辰就迎面而来,她是特意来接娆娆和小恶魔的。
“小婶儿!”小恶魔拔腿就冲过去,。
叶星辰差点被她给扑倒,连忙站稳,温柔笑道,“心心,生日快乐!”
“谢谢小婶儿!”小恶魔笑眯眯地回道,然后瞅了瞅旁边,“思思小妹妹呢?”
“她在家里等你呢!”
小恶魔一听立即瞪圆双眼,“她不会偷吃我的蛋糕吧?”
说完,拔腿就跑。
叶星辰和舒娆的嘴角同时一抽,蛋糕还没做呢!
楼翼则是忍不住头疼。
三人随即离开家属院,快步跟上。
◎◎◎
楼犀住的地方,小厨房里早已经准备好了,叶星辰和舒娆都洗了手,准备开工。
小恶魔瞧见围裙是系在舒娆身上的,看起来像是主力,忍不住好奇,问道,“妞儿,你也会做蛋糕啊?”
舒娆微微一笑,“别小瞧我,我以前是蛋糕店的主厨!”
“啊?”小恶魔一副吃惊的样子,妞儿不是空姐吗?
舒娆深呼吸了下,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高中毕业后她四处打工,在蛋糕店做过一阵子,做得还不错,只是挣钱太少,后来才去考了空姐。
小恶魔立即很期待,“那我今天岂不是要吃到蛋糕店主厨亲手做的蛋糕了?我能点餐吗?我要草莓味的!”
“草莓?”思思也摇摇晃晃地走进小厨房,一脸眼馋样。
看到两个孩子都眼巴巴的表情,舒娆忽然有种被人需要的幸福感,忙不迭地点头,“可以可以,准备了草莓,还有其他各种水果,想要什么口味的都行!”
思思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很难选择,想了一会会儿,说道,“我要……牛奶味……”
小恶魔立即崩溃,果然是小不点,牛奶味有什么好的,她比较喜欢巧克力!
摸了摸思思粉嫩嫩的小脸蛋,故意逗她,说道,“思思,你吃过巧克力吗?”
思思摇摇头。她那么小,当然没有吃过。
小恶魔嘿嘿地笑,调侃说道,“你这个小可怜!巧克力都没吃过,比牛奶好吃多啦!”
思思果然上当,扬起小脸,对叶星辰说道,“马麻,我要……巧克力!”
叶星辰忍不住叹息,要真给她黑乎乎的巧克力蛋糕,小丫头恐怕不敢吃吧!
“好了,做两个,巧克力和牛奶的都做!”舒娆最后拍板决定。
很快,小厨房里忙活起来,两个孩子对蛋糕都无比期待,所以怎么劝都不肯出去,叶星辰只好搬来小板凳,让她们坐在门口的位置,稍微远一点,生怕不小心有个磕磕碰碰。
不过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思思听话得不得了,坐在小板凳上乖乖的,给她一个新鲜的草莓,就拿着吃,也不要这个要那个的,而小恶魔要了一个面团,捏来捏去,一会儿塑造小猫,一会儿塑造小狗,也玩得不亦乐乎,看来她对这个蛋糕是非常期待。
或许,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亲手为她做蛋糕吧,所以格外期待。
叶星辰和舒娆心里面都泛起了心疼,于是更加卖力,恨不得将世界上最美好的滋味都融进蛋糕里。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蛋糕的基本雏形做好了,不过这里没有烤箱,需要拿到食堂去弄一下,已经提前跟炊事班的战士说好了,送过去就行。
叶星辰托着盘子,走出厨房,客厅里楼犀和楼翼正在说话,好像是有关于什么军事演习的事情,楼翼所在的J军区元旦后就要进行新年的第一场军演,他这次来云川,不仅仅是因为小恶魔,更是要跟C军区这边沟通一下,对于上一次C军区的十一军演,他是观摩过的,所以也学习到了一些新的技战术什么的,回去跟J军区汇报了下,J军区的领导们和作战部长都很满意,所以这次J军区又派他来继续深入探讨。
她没有去打扰他们,转身出了房门,直接将蛋糕送到食堂,炊事班的战士说烤箱里正满着,要等一个小时左右,叫她先回去,等蛋糕烤好后直接送过来。
她怎么好意思麻烦战士们,决定先走,一个小时后再过来拿。
回到房子里的时候,客厅里已经不再只是楼翼和楼犀两个人,两个孩子从小厨房退了出来,坐在沙发上,占据了原来两个男人的位置,舒娆则坐在一侧。
思思瞧见叶星辰回来了,还以为立即就可以吃到美味的蛋糕呢,可是一看她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不禁狐疑,娇憨地问道,“马麻,蛋糕呢?”
小恶魔“噗嗤”笑了出来,小不点就是小不点,这个都不懂!蛋糕当然要烤很久才行呀!
叶星辰走到思思面前,瞧见她眼巴巴的小表情,忍不住笑意,亲了亲她的小脸,柔声说道,“蛋糕还没烤好呢,再等一会儿,嗯?”
听见马麻这样说,思思也不着急了,乖乖点了点小脑袋,“嗯。”
“思思真乖!”
小恶魔连忙举手,“小婶儿,我也很乖!”
楼翼在一旁忍不住皱眉,她要有思思一半乖就不错了!
小恶魔瞧见自己老爸的表情,连忙很狗腿地讨好说道,“老爸,你不也快过生日了吗,所以我决定跟妞儿学做蛋糕,等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亲手给你做一个,咱们全家一起吃!”
楼翼哭笑不得,她是想祸害多少人啊?
叶星辰微微蹙眉,楼翼快过生日了?那楼犀生日应该跟他是一天吧?结婚这么久了,她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生日呢,真是失职!
小恶魔掰着手指数道,“老爸,你生日是2月28号,也没有很久啦!”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星辰暗暗记下,掏出手机,看了看日历,2月28日,正好是周末呢!
楼犀微微眯眸,瞧出她的心思,俊容上的表情却是有点不自然,半天没有说话。
叶星辰不经意望了他一眼,感觉他怪怪的,好像很愤恨什么似的,不禁狐疑,他怎么了?
轻轻走近,在他身旁坐下,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楼犀没有回答,一张俊脸紧绷着,薄唇紧抿。
叶星辰完全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啊,怎么一下子变脸了?而且还好像是在自己跟自己生气。
小恶魔在那头嚷嚷着要做蛋糕给老爸,思思也被传染了,于是跑到楼犀面前,有样学样地说道,“爸爸……思思也给你做!”
楼犀嘴角一抽,摸摸思思的小脸,又气又笑,沉声说道,“思思乖,爸爸不用。”
叶星辰不由得蹙眉,“为什么?”
楼犀很是不自在地勾了勾唇,无力说道,“我生日是2月29号。”
楼翼是28号晚上11点半,他是29号凌晨!
叶星辰忍不住想笑,4年一次的生日啊?怪不得他那么郁闷!
她忍不住调侃道,“那我岂不是省了很多生日礼物?”
楼犀暗暗咬牙,他决定今晚提前过生日,而且要补足4年的份!吃个够本!军婚也缠绵_军婚撩人_盛世军婚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wenxue/article-177754-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刘华淑
    刘华淑

    弱弱的问一下:什么是品牌背书?

  • 窦唯
    窦唯

    什么情况?

  • 吴迎
    吴迎

    叁零网络策划

  • 姜宇昕
    姜宇昕

    分析的很到位 读了

  • 胡佳豪
    胡佳豪

    2014会有什么新的网络词汇

  • 姚禹
    姚禹

    第一次来你的博客 不错 我关注了

  • 安凤
    安凤

    把你发的小广告删了,顺便把你留的网址也删了。。

  • 菅沼久义
    菅沼久义

    学习了 把问题剖析的很到位

  • 叶银
    叶银

    随便花!还是去投资好啊!

  • 增山裕纪
    增山裕纪

    他没说是哪个网站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