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新娘书包?恶魔的新郎?恶魔的新娘page 12全文阅读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9 07:10:55 来源:网络整理

本文关键词:恶魔的新娘

恶魔的新娘_恶魔的新娘书包_恶魔的新郎

“该死!”极怒的声音刮过她的耳膜,熟悉的庞大身影抢在凌燿和亚伯斯之前,如闪电般瞬间将她扑倒,二人在草地上翻滚着。

她身上的火,一下子就熄灭了。

“你这个蠢女人!”那壮阔的胸膛无限温柔的护着她不受地上碎石的伤害,可胸膛的主人充满恨意的声音却崩溃了她的心神。

他身上的火,现在才要燃起。

“唔……唔……”她好怕好怕,真的被刚才疯狂的对待吓着了,于是泪流满面的奋力攻击连羿,让他不得不将她压制在身下。

一感受到她身上的柔软,连羿的身体做出立即的反应。他还记得刚刚那幕激情、美妙的画面——一个衣裙半卸、赤足狂奔的天使。

那柔细的长发随风飞扬在空中,画出美丽的弧线,诱引着他的视线和脚步。

攫住她的长发,连羿厮磨那柔软的羽毛面具,端正她满布红潮的小脸,灵舌隔着丝巾深入她口中,啜饮其中的甜蜜。

但她热烈的动作说明了,她需要他,她需要连羿让她忘记恐惧、忘记忧愤,只有在二人互相拥有的激情时刻!她才能贴近他的心跳——

那感觉大醉人!即使她会因而引火自焚,海凝也不在乎。

她纵容自己放肆的对他投入感情,反正,她早已经逃不开他布下的天罗地网了,连羿这团冰焰将她的意识、灵魂完全烧尽了!

面对他,她永远只能臣服,也永远只想臣服,不只身体,就连这颗心,也已经完完全全的降服了!“你、简直是该死的完美!”

天晓得他有多痛恨这种几乎令人绝望的美好滋味。“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她偏偏是他的复仇对象?既然如此,老天又为什么要让他爱上——

“不!不可能!”猛然一推,连羿倏然起身。

他故作冷漠,高高在上的睥睨着侧躺在地上的她——星眸溢泪,长睫上盈漾着透明的珍珠。

好美!她真的好美……但他要的,只是折磨她、玩弄她,他不可能在乎这个无知得近乎可笑的白痴小天使,更不可能对她有任何感觉!

他的心早就死绝了,否则,他根本无法活过连教养他的这些年!

满脑子告诫自己的话,仍阻止不了连羿那森冷如寂寥子夜般的黑眸看向她的美目……

那兀自承受着百般羞辱的人儿眼里,除了激情余波,却毫无厌恨,那仿似足以包容世间所有丑恶的清澄目光,顿时使他的心不受控的狂跳。

“啪!”突然,连羿感觉到有某种东西,在心底最深最深的角落里崩解了……

忽地,一双亮银色的高跟鞋摇晃在他面前。“阿羿!”冰冷的嘲讽伴随不屑的视线凌辱的扫过海凝,她夹紧大腿,双手拼命的拉扯裙边,试图盖住那曝露在他目光下的部分。

“既然你已经尝过了,不介意让给我玩玩吧?”凌燿搂着二名衣衫尽退的光裸女子,来到他们身旁。

只有一个人的亚伯斯,则是拿着自家公司“ZONY”研发的最新型微型摄影机,蹲在海凝旁边。“小蜜桃,你可真是只热情的小野猫啊!”

他抽出她口里的丝巾,焦距对准她惶惑的双眼,羽毛面具遮去她半边脸,却掩盖不了半分她的美丽。“我从没看过阿羿着急的样子呢!为了救你,他刚刚竟然冲得像火箭一样快!啧啧啧,宝贝,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他回过头,难测的目光对上连羿墨般寒眸,咧开嘴笑了。“我记得你说要把她让给我和玩的,你、耍、我?”笑意没有达到他的眼睛,那玩笑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窒人的压迫感,。

“是啊,阿羿。”凌燿推开身边的女人,将手伸向海凝。“何必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兄弟间的感情,我还记得你告诫我的那些话,难道,你要跟我一样,为了这个女人……”

连羿断然压下内心的异样感觉,来回看了亚伯斯和凌燿一眼,性感魅人的唇边扯出了一个致命的笑。

“有何不可?就送给你们玩一晚。”

***********

色情的、兽性的“游戏”,由白天延续到黑夜,因为日幕西下,山间林地湿冷,游戏的主战场也换到了主屋里。

走过长廊,你可以听见每间隔音极佳的房间,仍关不住的声响——那香艳的春吟、喘息,和不时传出的哀号、告饶声,在在摧残着海凝的耳朵。

走在前头的连羿接手了凌燿的二名赤裸俘虏,带领着被亚伯斯和凌燿夹在中间的海凝,走向主卧室。

五十坪的空间,全由进口原木打进,房内美轮美奂的家具、摆饰,都是搜罗自欧洲各国皇朝的精美古董。

唯独那张古色古香的狮脚宁波架子床,是来自中国清代的宝物,这张大床是由酸枝、黄杨、绢画牛骨所制,宽大稳固的床架承载了二代主人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这是十年前凌予敷为博贾捷一笑——重金购买的。

床上铺着软棉的被褥,床的四周披挂着旖旎薄纱,看得亚伯斯惊叹一声。“太美了!这真是美极了!”他像个大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轻碰着这充满了神秘中国风的大床。

“玩得尽兴点。”连羿冷漠的转身就要走出房间。

“等一下。”凌燿出声,唤住了连羿的脚步。“这个房间会让我想起那个贱人,我要回我自己房间去玩!”他拍拍一脸欣羡的亚伯斯,示意他带着海凝跟他走到隔壁房间去。

“你也别走了,就留在这里玩好了,怎么样?”他挑挑眉,一脸的挑衅。

“是啊,我怕我们三个人,不小心把这宝贝玩坏了——”他大笑着指指身旁的床。“我是说床,不是说她!小美人啊,我和会好温柔、好温柔的爱她的!”嘻笑间没有错过连羿眼里一闪而逝的危险光芒。

“随便。”连羿推着二名女子一同倒卧在床,不理他们还在场,便命她们侍候他脱去衣、裤。

海凝只是看着他和她们嬉戏的画面,就感觉一阵锥心之痛。想逃开这令人悲伤的一幕,却怎么也移不开脚步和视线。

“还不走,想留下来看我表演吗?”

海凝哀恸的别开脸离开,赤脚踩到原木地板凸起的钉子——她细嫩的脚心正在流血,她却毫无知觉。

带着鲜红血渍的小小脚印留驻在地板上,就像她每走一步,心就多裂了道伤口。

当通往隔壁房间的门打开、再合起时,她的心也彻底的粉碎了……

***********

“我甜美的蜜桃,大哥哥来爱你了!亚伯斯哥哥一定会让你开心死的!”亚伯斯关上房门后,突然咧开笑颜大声的说,就像——是要故意刺激隔壁那无心人一样。

凌燿的房间和海凝的房间各位在主卧室的左右两侧,这是凌予敷夫妇为了方便照顾儿女们的贴心设计,没想到,竟在这种时刻派上用场。

凌燿一进房间,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往他的大床下搜索。

不一会儿,扔出一套衣服在她面前。“换上它!”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无力的问,其实并没有奢望他会为她解答。

无所谓,什么都无所谓了,在连羿厌弃她之前,她是他的禁变,根本无法抗拒任何加诸在她身、心上的痛苦和折磨。

她惟一无法忍受的,是自己那不受控制的愚蠢的心,竟如此天真的妄想改变他?没想到,失陷的、被改变的,其实是自己呵……

既然无从改变,就任由他们残虐她的肉体吧,再用那份伤痛,来麻痹自己对这恶魔放下的所有感情。

恶魔的新娘_恶魔的新娘书包_恶魔的新郎

相似关键词:恶魔的新娘书包 恶魔的新郎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wenxue/article-177911-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李森
      李森

      是的啊,现在就是拼这拼那的时代

    • 王文瑄
      王文瑄

      直播的未来会怎么样呢?王思聪说直播只会越来越火。

    • 罗阳
      罗阳

      两个都不是好鸟。各打五十大板。

    • 李生德
      李生德

      之前早就猜到360要买大米来做搜索,不然做不起来的

    • 张林林
      张林林

      感谢鲁达大的 思路 尝试看看吧

      • 许姗
        许姗

        两三年了,什么也没得到。

    • 唐廪
      唐廪

      裸奔还是不要[F]Haha[/F]命了?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