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司面前知无不言?别人老是问问题怎么办?跟上司接吻?章节目录 17 家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6-07-07 04:06:01 来源:网络整理

你是否正在寻找关于在上司面前知无不言的内容?让我把最高级的东西奉献给你:

陈玄就这样躺了下来。医院减免了他第一次手术的所有费用。1986年的冬天,陈兰出嫁了。她的嫁妆是一万元,嫁给了一个瘸子。

1987年3月,陈梅生了一个大胖小子。1987年9月,陈梅和邓坤离婚。她在县里的针织厂上班。

陈玄的母亲将家里的地全部租了出去,家里的两间破房也卖了。她和陈华几乎住进了医院。陈华还在餐厅打工,陈玄的母亲每天都早早的起床,收拾医院的垃圾,同时,会在定县的街道走两圈,收拾一切可以买卖的垃圾。他的母亲,是定县最早的拾荒人。

陈玄还在沉睡。侯俊杰给过建议,算了吧!

陈玄的母亲坚信自己的儿子可以醒来。

1988年,陈华出嫁。家里没有任何的陪嫁。娶她的,是一个厨师,厨师娶走了她,留下了两万块钱。陈玄还在沉睡。

陈梅回来了。她和母亲一直守护着沉睡的陈玄。

转眼间,时间到了1990年。陈玄的母亲已经满头白发。陈梅的额头上布满了皱纹。她的年华已经早早的老去。

这一天,陈梅正在病房陪着自己的弟弟说话。讲他小时候的事情,她讲的很认真,病床上,陈玄的脸色一如既往的白,因为长时间的静止,他的身高已经从最初的一米七五缩水到了一米六左右,他有微弱的呼吸,点滴无声,输送给他活下去的能量。

“叫啊,崽娃子,叫啊!”病房门外,有一个鼓励的声音。

陈梅扭过头来,只见一个穿着花花衣服的小孩子,虎头虎脑的趴在门缝上,两只大眼睛正水灵灵的看着自己。她抬起头,一脸胡子的邓坤就站在门外,他对小孩子笑着,逗着。“叫啊,叫啊,那就是妈妈?”

“妈,妈,”小孩子突然叫了一声,接着,整个人缩到了门的后面。陈梅的泪水夺眶而出。儿子,这是自己的儿子!

陈玄的母亲站在走道上,看到了这一幕。老太太叹了一口气,提着手里的筐子慢慢的退了回去。

“儿啊!我的儿啊?”她在心中呼唤着,她紧紧的抓着手中的筐子。竹子的刺刺破了这位母亲的手掌。她一无所觉。她倔强的没有让眼泪流下来。他会醒来的,会的。老太太孤伶伶的来到了定县的龙王庙。

她扔掉了手里的筐子,虔诚的跪在那里,对着泥雕的神龙许愿。

“让我的儿子醒来吧,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

“神啊,你难道觉得这个家庭的磨难还不够吗?你要我们怎么做,怎么活?”老太太的泪水在脸上肆意的流畅。

病房中只剩下陈玄一个人。他躺在那里,点滴无声的滴着,一滴一滴,象征时间过去了一分一秒。

苏蕾站在床边。她的头上扎着头巾,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嗯嗯咿呀。”孩子一边抓着苏蕾的脸,一边说着只有自己才听得懂的话语。护士长站在苏蕾的身后,看着他,看着她说道,“蕾蕾,回去吧!”苏蕾的双眼中,全是泪花。她头都没回的说道,“在看看他!”

这就是那个自己想要付出一生的男人,他是这么的安静。苏蕾看着沉默不语的陈玄,看着他苍白的脸,想着自己听到的一切。她已经忘了自己这是第几次悄无声息的来到这里。她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少女,可是,他还是曾经的少年。

看他骄傲的脸庞,还有高挺的鼻梁!

她的耳旁,还有他激动的呼吸和温柔的气息。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强。可是,自己没有留住他,为什么不留住他?为什么?那样的夜晚,那样的自己,那样的一位少年郎。她的牙齿在咯咯的作响。

“哇!”苏蕾怀中的孩子哭了。

“蕾蕾,蕾蕾,走了!”护士长拉了她一把。苏蕾转过身,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入夜之后,陈玄的母亲回到了这个病房。她面容如常,先是坐到儿子的床边,轻轻伸出自己的手掌,抚摸着他的面颊。接着,她从床下拿出盆子,电壶,开始倒水。这是她每天的工作,要给自己的儿子擦洗身体。

护士长在一边看着,眼睛发酸。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其实,今天下午,许多医生都来过了。1990年,定县县医院,换了一位年轻的新院长。新院长开会表态,64床早已经欠费,清出去吧!

护士长看着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不知道怎么开口。

陈玄的母亲调试好水温,一个人搬着自己的儿子,熟练的脱下儿子的衣服,熟练的用毛巾擦洗儿子的身体。哗哗,水花没有一点掉落在地面上。将一切工作做完,她这才转过身,脸色红润的看着护士长,“他姐,您来了啊!”

是的,自从儿子住进了县医院,陈玄的母亲称呼每一个人都是您。

“他姨,晚上早点睡啊!”护士长张了张嘴,最终换了一句话。

“张春花,你在干什么?”走廊上传来一个年轻人的怒吼声。护士长一愣,她转过身,怒气冲冲的盯着那个直呼自己姓名的年轻人,。

“院,院长!”官大一级压死人。护士长咬了咬嘴唇,还是称呼了对方一声。这个年轻人踱着方步走过来,站在了病房的门口。“缓缓吧!”护士长咬着嘴唇说道,就像蚊子的叫声。

年轻人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护士长便低下了头。

“老太太,你们已经欠了医院三万多块钱了!”院长对着陈玄的母亲说道。

“是是是,我们会还的!”陈玄的母亲低着头,可能是点头的频率太快,她的银发散了,像飘在空中的杨花。

“还,你们拿什么还,三兴村里还有你们的地吗?你们的房子呢?还有,你还有女儿可以卖吗?”年轻的院长伸着手指头,指着陈玄的母亲。“一个脑瘫,一个傻子!”

“不是脑瘫,侯大夫说了,我儿子是植物人,会醒来的,会醒来的!”陈玄的母亲的脸色变了,她站在那里,浑身都在颤抖,泪花儿一个一个的滚落,滴落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

“大妈,拜托你清醒一点好不好!”院长走了进来,站在陈玄的母亲对面,他比陈玄的母亲高了一头。

“你们是农村人,安心的做你们的农民好不好?”院长的唾沫星子乱飞,“爱,爱是需要资本的,这是物质的时代,你们成天在这里苟延残喘,我们医院的医生吃什么,喝什么,老太,知道老院长怎么走的吗?屡次完不成上级的任务?”

“任务,任务你懂不,要钱啊!”

“我,我会给的!”

“那你给啊!”

“啪!”院长的脸上挨了重重的一耳光。陈梅站在那里,抱着孩子。邓坤站在院长的对面,他挡在了陈玄母亲的面前。先是狠狠的一耳光,接着,他在掏钱,一把一把的钱,就这样甩在院长的脸上。

“坤!”陈梅看着面前的邓坤,她第一次这样专注的看着他。

以上就是关于在上司面前知无不言的全部内容,相信你一定会非常满意。


本文网址:http://www.itfly.net/a/xuexibangzhu/article-177260-1.html

本站所有文章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 越王勾践
      越王勾践

      网上什么了了都有!

    • 黄国栋
      黄国栋

      松松的博客也是口碑营销,哈哈。

      • 琦琦
        琦琦

        淘宝,用电子书卖产品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 闫成宙
      闫成宙

      月入万元够呛

    • 李硕琦
      李硕琦

      标签的什么关键词啊?
      在页脚会出现360搜索的链接?

    • 蔡瑰
      蔡瑰

      不知道这网站是坐什么的!

    • 姚鹏洲
      姚鹏洲

      原来微信朋友圈是这样玩啊

    • 郭磊
      郭磊

      很有帮助

    • 齐豫
      齐豫

      我是第一个来看松松总结的,很好!

    • 李凌峰
      李凌峰

      这真是令人窒息的心痛

    • 王琚
      王琚

      未来肯定还是自媒体的天下

    美图必看
    拼命载入中...